一朵莲花别样红 - 观 州 风 - 河北省东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TOP

一朵莲花别样红
2017-03-29 13:05:57 来源:观州风十一期 作者:孙树勇 【 】 浏览:644次 评论:0
连镇,古名连窝镇,又名连儿窝,因南运河流经此处,形成水陆码头,两岸紧邻的小郭庄、肥城、宋家圈、鬼家集、曹家厢房、东光口六个村逐渐扩展,从而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   大镇,其形状酷似一朵盛开的莲花。连镇历史上曾长期隶属于吴桥。1946年2月,山东渤海行署恢复东光、吴桥、德县原建置,将原德县桑园镇划归吴桥县,原吴桥县连镇划归东光县。1958年成立连镇公社,1984年以运河为界划分为东西连镇,东连镇即今天东光县连镇镇,而西连镇则建成今天景县连镇乡。如今的东光县连镇镇位于县西南部,南与吴桥县接壤,西邻京杭大运河,北靠东光镇,东接龙王李镇。京沪铁路、104国道、京沪高铁、京沪高速公路等纵贯南北,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全镇辖64个村,耕地面积8.8万亩。2016年,河北省公布全省重点培育的100个特色小城镇,东光县连镇镇位列其中。是年,由国家住建、发改、财政、国土、农业、民政、科技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全国重点镇增补调整工作的通知》,公布了包括东光县东光镇、连镇镇等3675个镇在内的全国重点镇名单,连镇由此上升为国家级重点镇。
连镇的经济发展由来已久,古有“商贾云集,八方通衢”之称,附近村落皆是饶沃之地,镇上的集市曾经非常繁华热闹。全镇于元朝末期形成雏形,明朝初年渐成规模。因其原属吴桥,历史上的《吴桥县志》多有记载。连镇鼎盛于康乾盛世。乾隆年间曾任广东按察使的李庭训在《宿连镇》一诗中写道:“斜阳掩映万家村,立马停边野店门。聒耳蝉声鸣不断,孤灯茅居已黄昏。”可见当时的连镇已是万家之地,北方重镇。穿镇而过的运河水是连镇历史的最好见证者。
 
芳华浸润
 
明代李东阳等编纂的《大明会典》里驿传一卷记载:“自京师达于四方、设有驿传。在京曰会同馆、在外曰水马驿、并递运所、以便公差人员往来。其间有军情重务、必给符验以防诈伪。至于公文递送、又置铺舍以免稽迟。”又记有,天下见设水马驿。河间府名下列有景州东光驿,吴桥县连窝驿,沧州砖河驿等驿传名单。
清初顾祖禹所撰的《读史方舆纪要》《卷十三·北直四》:“又县(此指东光县)西南三十里为连窝镇即吴桥县界连窝驿也。与县北二十里之下口镇皆卫河所经,商旅凑集于此。”“连窝驿,县(此指吴桥县)西北五十里,水驿也。漕舟所经。”
《吴桥县志》卷四《津梁》:“连窝驿在县治西北四十里连窝镇,运河西岸。明额设红船三十四只,水夫三百三十名,防夫二十名。”“连镇渡在县城西北四十里,临运河,接东光,明设驿丞。”历代史籍皆记载了连镇作为水驿的历史地位,对于在过去年代交通通讯不发达的条件下,连镇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水驿是自六朝以来得到显著发展的邮驿形式。长期以来,水路驿传一直是陆路驿传的重要补充。在隋唐以后中国经济文化重心东移,江南水乡更显重要,水驿的作用更为突出。
在隋军平定江南的战役中,隋朝名将史万岁部孤军转战,“寂无声问者十旬”,与主力断绝联系长达100天,“以水陆阻绝,信使不通,乃置书竹筒中,浮之于水,汲者得之,以言于(杨)素”,终于和指挥系统恢复了联系(《隋书·史万岁传》)。这是极特殊的水上资讯传递方式,而较正式的水驿大致在唐代已经比较完备。
《唐六典》记载“天下之传驿”的设置,“凡三十里一驿,天下凡一千六百三十有九所。”其中260所水驿,1297所陆驿,86所水陆相兼。中唐以后,江淮诸道与京师以及中原地区主要都是透过水驿来联系的。元代全国邮驿系统中,陆站614处,水站424处,水站的数量竟然占陆站数量的69.05%。
程春宇,明代徽商,天启六年(1626)写成商用书《士商类要》,其中包括《水驿捷要歌》,叙述了南京到北京的驿道上的46处驿站。
 
试问南京至北京,水程经过几州城。
皇华四十有六处,途远三千三百零。
从此龙江大江下,龙潭送过仪真坝。
广陵邵伯达盂城,界首安平近淮阴。
一出黄河是清口,桃源才过古城临。
锺吾直河连下邳,辛安房村彭城期。
夹沟泗亭沙河驿,鲁桥城南夫马齐。
长沟四十到开河,安山水驿近张秋。
崇武北送清阳去,清源水顺卫河流。
渡口相接夹马营,梁家庄住安德行。
良店连窝新桥到,砖河驿过又乾宁。
流河远望奉新步,杨青直沽杨村渡。
河西和合归潞河,只隔京师四十路。
逐一编歌记驿名,行人识此无差误。
 
那时,从南京到北京如果走水路的话,行程三千三百里路,途中共有四十六处水驿,平均约七十里一个。歌中提到“良店连窝新桥到”,良店,在《读史方舆纪要》(正文·卷一百二十九·川渎六)有这样的记载:“漕河在德州城西。自故城县流经此。又七十里,地名桑园有良店水驿。又北三十里,为废安陵县。……又三十里,曰连儿窝有连窝驿,属吴桥县。又东北接东光县界。”文中提到桑园的水驿良店,虽然桑园现在是吴桥的县城,但当时桑园隶属德县管理。新桥驿即现在的泊头市。可见当时的东光县界内是没有比较大的水驿的。元代钱塘人瞿祜作有《过连窝驿》一诗,写道:
 
官船往来泊官河,凤有高梧鹊有柯。
久客羁楼嫌寂寞,喜闻水驿是连窝。
 
大运河畔这一重要的地理位置给连镇带来了无限商机和兴旺发达。但水患无常,时发的水灾也给这里的人民带来无尽的灾难。中国地势西高东低,大江大河多呈由西向东走向,大运河南北横跨东部大地,沟通五大水系,穿越复杂的地理环境。在大运河正常运行几千年中,所利用的减河、引河、闸、坝、弯、枢纽等,从设计施工到管理,蕴含着多方面的科技含量,无一不体现着人类的智慧和才能,连镇谢家坝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
  在南运河沧州段,河流上一般是采用船闸来解决落差和水流水力问题,南运河河道在平面布局上设计多处“U型”弯道,从四女寺枢纽到连镇谢家坝全长94公里的河道内就有88个弯。利用自然地形与人工做弯使河道形成连续弯道、延伸长度,起到减缓水力的作用,解决了水位落差过大的问题,便于行船,故有“三弯顶一闸”之说。
  谢家坝位于东光县连镇镇六街,南运河东岸。为清朝末年连镇一谢姓乡绅捐资兴建,故名谢家坝,准确建造年代未见记载。谢家坝为灰土加糯米浆逐层夯筑,夯土以下为毛石垫层,基础为原土打入木桩。坝下部大部分被垃圾掩埋,全长218米,夯土层每步厚18-22厘米,上部未被垃圾掩埋部分最高处露明3.2米,平均收分20%。如今的谢家坝整体稳定性较好,局部有风化。
连镇的这段糯米大堤,是这个商埠重镇最直接的见证。没有雄厚的经济基础,要想修建这样一条大堤是不可能的,这已成为运河史上的一个奇迹。在京杭大运河保护与申遗活动中,它引起全国政协大运河保护与申遗考察团的高度重视,称作是不可多得的运河现存的古建筑。它和衡水市景县华家口夯土坝是南运河仅存的两处夯土坝,也是中国大运河2014年6月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58个遗产点之一。如今,在谢家坝旁,一块标识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碑文彰显着谢家坝的不朽身份,也吸引着众多的参观者纷至沓来。
 
兼容并蓄
 
连镇是东光县境内仅有的一个回汉杂居的乡镇,走在连镇街头,时不时地可以发现清真饭店的招牌。连镇还独有本地的特色风味,如烧鸡、牛肉、花生米、羊杂等,许多特色风味的起源据传是出自菲律宾古王国后裔之手。
明永乐和宣德年间,郑和七下西洋,大大提高了明王朝在海外的声望,形成了万国来朝的局面。在永乐十五年(1417年),苏禄国三位国王——东王、西王和峒王,以东王巴都葛叭哈刺为尊,率领家眷、官员共340多人组成友好使团,“梯山航海,效贡中朝”,远渡重洋,从福建泉州登岸,经苏州、杭州沿京杭大运河至北京,受到了永乐皇帝的隆重接待。明成祖专门在奉天殿款待苏禄国王一行。据《明史》载,三王携带了本国许多珍奇特产,向明朝皇帝“进金缕表文,献珍珠、宝石、玳瑁诸物”。朱棣见东王“恭顺特达,聪明温厚”,以宾礼隆重接待。东王感激,请受章服。成祖“封为国王。赐印诰、袭冠带及鞍马、仪仗器物,其从者亦赐冠带有差”。三王辞归时,朱棣又“各赐玉带一,黄金百两,白金两千,罗锦文绮二百,帛三百,钞万锭,钱二千缗,金绣蟒龙、麒麟衣各一”,并“优加赐责遣官护归”。苏禄国王十分感动,决心与中国世代友好。
史料记载,苏禄使团在京居留27天,三王辞归,永乐皇帝又派人专程护送。1417年9月13日,到达德州以北的安陵时,东王突患急症,不幸染病殒殁。讣告到京明成祖朱棣极为痛惜,遂派礼部郎中陈士启赴德州为东王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谥曰:恭定。并为其在德州城北十二连城九江营的西南部择址建陵,明成祖亲自撰写悼文。葬礼完毕后,东王长子随西王、峒王及使团回国继承王位,留王妃葛木宁、次子温哈喇、三子安德鲁和侍从十余人守墓,百年之后,也葬于此。1956年,山东省人民政府把苏禄国东王墓列入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1月13日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雍正九年(1731年),当时的苏禄国王苏老丹来中国访问,途经德州时瞻拜东王墓,东王第8代孙温宗楷、安汝奇向其提出加入中国籍的请求。苏禄王苏老丹到京后立即摺奏清廷,很快得到清朝的批准,并取两位王子名字的第一个字:温、安为姓入籍中国,温哈喇取名字首音为汉姓温姓,安德鲁取名字首音为汉姓安姓。
苏禄东王后裔,仍以温、安二字为姓,信奉宗教伊斯兰教,至今已在中国传承近六百年(1417年至今),入籍中国二百多年(1731年至今),传至二十多代。东王后裔早已融入中国,因历史上发生的几次较大的天灾与战乱,已有不少东王后裔离开德州,苏禄东王后裔今已分布全国多地。
清道光三年(1823年),一批安姓回族兄弟为避水患从山东北营来到了连镇,后又有温姓也来到了连镇。他们并不是普通的回族兄弟,他们就是苏禄东王后裔。古苏禄国的后人们到了连镇后,主要从事牛羊屠宰。清烧羊肉、扒牛肉、羊肠汤、温家的烧饼、安家的包子等大菜小吃声震一方,名扬全国。温家烧饼还进入了河北小吃前十名,央视栏目专门做过报道。
定居连镇的回族人数不断增多,便有了固定的宗教活动场所——清真寺。连镇清真寺坐落在连镇镇政府驻地的六街村,毗邻运河,是全镇回民穆斯林唯一的宗教活动场所。始建于清光绪十二年,距今百年有余。后数次修缮重建。原寺占地2000平方米,为中华殿阁式结构,三堂(礼拜堂、讲经堂、沐浴堂)全一式庭院布局。寺内礼拜大殿翩然隆起,巍峨壮丽,殿顶塔亭式“帮克楼”新月高耸。讲经堂、沐浴堂分向行列,院内松柏迎人,郁郁葱葱,清幽肃穆的寺院曾是连镇一特色景点。文革期间,该寺无端蒙难,横遭破坏,以致寺毁殿倾。1982年春,再次简陋重建,后又经三次修缮,得以勉强维持教务活动。
2004年春,根据县政协委员的提案和广大回族同胞的强烈要求,东光县政府果断决策,批准再度修缮。现寺仍居原址,总占地1351平方米,新修的礼拜大殿为阿拉伯式建筑风格,建筑面积198平方米,高17.2米。东光县连镇清真寺殿顶环型球状“帮克楼”新月高昂,伊斯兰气息突出,大殿前厦建工别致,典雅庄重,寺内讲经堂、沐浴室分列南北,恰合对应。院内彩砖铺就,井然无瑕,熠熠生光。现新寺与原古寺相比虽风格各异,仍就是当今古镇的一大景观。清真寺周围,瓦房林立,楼房高耸,店铺鳞次栉比,充分体现出了民族大融合的时代气息。
 
沥血愈艳
 
作为商贸重镇的连镇,水陆交通十分方便,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东汉末年,黄巾起义军曾在此大战;清朝末年,太平天国北伐军在此与清军血战一年,最终全军覆没。
黄巾起义,又称黄巾之乱,是东汉晚期的农民战争,也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宗教形式组织的民变之一,开始于汉灵帝光和七年(公元184年),当时朝廷腐败,宦官外戚争斗不止,边疆战事不断,国势日趋疲弱,又因全国大旱,颗粒不收而赋税不减,走投无路的贫苦农民在巨鹿人张角的号令下,纷纷揭竿而起。他们头扎黄巾,高喊“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号,向官僚地主发动了猛烈攻击,并对东汉朝廷的统治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为平息叛乱,各地拥兵自重,虽最终起义以失败而告终,但军阀割据、东汉名存实亡的局面也不可挽回,最终导致三国局面的形成。
我们在《后汉书》中找到这样一段记载:“瓒志扫灭乌桓,而刘虞欲以恩信招降,由是与虞相忤。初平二年,青、徐黄巾三十万众入渤海界,欲与黑山合。瓒率步骑二万人,逆击于东光南,大破之,斩首三万余级。贼弃其车重数万两,奔走度河。瓒因其半济薄之,贼复大破,死者数万,流血丹水,收得生口七万余人,车甲财物不可胜算,威名大震。拜奋武将军,封蓟侯”。这就是典型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公孙瓒因剿灭农民起义军有功而封侯拜将。而由农民组成的起义队伍则节节败退,最终难逃失败的结局。当时连镇尚未形成,但记载中的东光南这一方位与今天连镇的地理方位是高度吻合的。况且几十万人参与的战争不是一村一地所能容纳的,古代的骑兵作战又多是流动作战,因此,可以说这一战事发生在连镇一带是可信的。
真正让连镇载入史册的战事还是太平天国北伐军的连镇防御战。《清史稿·列传》记载:咸丰四年(公元1854年)四月,贼乘风突围出,窜东光连镇。连镇跨运河,分东西两镇,村落相错,贼悉踞之。僧格林沁自率西凌阿屯河东,令托明阿屯河西,别遣马队扼桑园。会胜保已破贼山东,回军合攻连镇。五月,贼酋李开芳以马队二千余由连镇东突出趋山东,胜保率骑兵追之,遂窜踞高唐州。诏斥僧格林沁疏防,责速攻连镇自赎。会霖雨河涨,贼聚高阜,官军屯洼地,势甚棘。于是议开壕筑堤,以水灌贼营。堤成,蓄水势如建瓴,贼大困,屡出扑,皆击退。九月,东西镇各出贼数千,欲突围而窜,为官军所扼,粮尽势蹙。附近村庄皆收复,合力急攻,凡数十战。十二月,毙伪检点黄某。悍党詹启纶出降,焚西连镇贼巢,仅余死党二千余人,以大炮环击。五年正月,破东连镇木城,贼冒死冲突,尽歼之,擒林凤祥,槛送京师诛之。
短短数行字将太平天国北伐军将近一年的血战悉数概括。林凤祥、李开芳领导的北伐军历经了清军的水淹、火攻、炮击等形式的大小数十次战斗,未能成功突围,回撤,最终分别被消灭在连镇和山东茌平县的冯官屯。
几十年后,湖广总督张之洞,回沧州南皮县老家探亲,途经连镇,遥望满目苍凉的古战场,十分感慨,遂吟诗一首,虽有歌颂僧格林沁之意,却也道出当年连镇之战的残酷。
 
此是名王古战场,连村青草上颓墙。
野狐争冢抛残骨,官马眠坡带烙伤。
能率六盟因国舅,独提一旅压淮湘。
秺侯只画麒麟阁,请看中原百庙堂。
 
历史就是这样的巧合,两支起义军,都是以宗教为载体组织起来起义队伍,他们中的一旅,又都鬼使神差地来到了这运河边的北方小镇。历经血战,葬身于此,不可谓不悲壮。回味张之洞的诗句,不知作何感想。太平军也罢,清军也罢,正义于否的终极都是对人生命的关怀,然而人类却总也逃不出战争的怪圈。近一年的拉锯战,死伤无数,生灵涂炭,到今天这方古战场上还可时而发现马或人的残骨。战死沙场或许可以理解为军人的宿命,但连镇当地的老百姓,肯定也因为这残酷的战争而饱受摧残,他们中的许多人,或者是出于对家乡的依恋,或者当时都来不及躲避这突如其来的战乱,而葬身炮火之中。或许也正是因为上辈人见证了血腥战争的缘故,才造就了今天连镇人的果敢刚毅的性格和处变不惊的作风。也正是由于这些性格,才使得连镇人能从战争的创伤里走出来,重新建设自己的家乡,继而开创今日的辉煌。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为了永不忘却的纪念 下一篇东光《庄氏族谱》里的《训言十则》..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