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为了永不忘却的纪念
2017-03-29 13:06:59 来源:东光县文联 作者: 宋桂智 【 】 浏览:132次 评论:0
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个异数。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没有哪一个文人像他,无论是生前还是身后,既备受尊崇,又饱受争议。他的文章,他的性格,他的立场,他的婚姻,他的恋情,都引起人们的热议,而且这种热议恐怕还要长久地继续下去。
可是鲁迅依然是鲁迅,无论人们如何尊崇,又如何争议,他早已是中国文学星空中最耀眼的星座之一,闪耀着自己独特的光芒。对此,不知道先生在另外一个世界是浩叹,还是淡然?
鲁迅先生终其一生是一个困苦的旅者,他的困苦来源于对芸芸众生深沉而浓厚的爱,来源于对这个世界深刻而独特的省察,来源于桀骜不驯永不妥协的性格,来源于对社会及其芸芸众生仿佛与生俱来的责任与担当。
当周围的人们还在一片混沌之中时,他目光如炬,穿越千古,看到了这样的事实:中国有着两千年的专制皇权制度,这在世界史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因此积郁了太浓重太深厚的黑暗,皇权专制像一条巨大的蟒蛇久久盘踞在华夏大地,制度的腐朽与不公造成了普通百姓人格的扭曲和变态,经过了逾千年的威压,成了每个国民深入骨髓的奴性。专制统治欲久,百姓奴性愈深;百姓的奴性又为专制强权起到了很好的维护作用。
尽管先生对儒教中某些腐朽的(如礼教)甚至反动的东西(如等级制度)痛入骨髓,但是,作为儒家文化里面的优良遗传,如知识分子心忧民生、胸怀天下的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彰显的比一般文人却要强烈得多,所以面对这墨一样浓重的黑暗,面对专制皇权几千年的肆虐嚣张和小民的挣扎哀嚎,先生不能麻木,不能回避,不能逃遁,不能平和,他因爱而忧,忧极至愤,愤而直书,于是便有了一篇篇含泪带血的文章。这千年的封建制度,却是摆了千年的人肉的宴席,一部写满仁义道德的历史,字缝里写的都是吃人。在这种制度下,祥林嫂死了,孔乙己死了,还有闰土们,精神上早就死了……以至于多少年后,一个叫巴金的年轻人写了激流三部曲——《家》《春》《秋》,其中那么多鲜活的生命轰然倒毙,算是对先生所指出的吃人制度的一种血泪呼应。
中国有两千余年的封建专制制度,对这种制度的摧毁,不仅需要武力手段,还需要清醒的文化人对它进行围剿和控诉,鲁迅恰恰做了这样一个代言人。
先生总是能在周围一片麻木混沌时独自清醒着,剥茧抽丝,看清事物的本质,并且用文学艺术的形式告知大众,常常是一语中的,石破天惊,如黑暗的夜空划过的一道道闪电,让我们先是惊醒,继而战栗和慨叹。比如《药》写出了革命者的无私、勇敢和无畏,还有寂寞、悲凉与无奈。在很多时候政治行为就是精英政治,尽管打出的是大众的旗帜,其实质都是少数人的行为,所以革命先驱者的鲜血换来的麻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所谓“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
皇权政治在形式上被推翻后,鲁迅所处的仍是一个动荡混乱的社会,政治上依然专制和腐朽,百姓哀苦不堪,他所做的只能是悲吟、呐喊、怒啸,所以他的文章即使是散文也常常充满萧杀、清冷之气。他的一生好像都在与黑暗和不公苦斗。
在我们这个有着几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历代的文人都被冠之以“弱”,手无缚鸡之力指的是身体,但是,那种精神上的弱势也是不争的事实,盛世时文人以及他们的文章成为了威权的装点,比如东方朔、李白;乱世为强权所不容时便隐居,在与世无争中自得其乐,比如竹林七贤,比如陶渊明,还有唐伯虎们。而鲁迅偏不,他把他的文章当成了一枚枚重磅炸弹,向社会以及人性的阴暗之处猛抛,他的文章又如一枚薄而锐利的刀片,一片片剥离着中国社会制度性的腐烂罪恶,以及国民人性的幽暗败坏,先生用他雄视千古的独特目光,看透了一部中国史,对百姓而言,不过是坐稳了奴隶的时代和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在所谓的太平盛世时,作为等级制度严苛的中国,百姓是最底层的被压榨被奴役者。适逢乱世,连这卑微的奴隶便也做不成了;他看透了中国千百年来所谓的起义、变革、朝代更替,举义者所达到的目的,不过是如阿Q所追求的:获得随意抢掠和杀人,随意娶“未庄”女人的权利;他看透了中国国民本性里面的丑陋:面对强权凶暴时有着兔子般的怯懦,沿袭到现在,便是当公众面对歹徒的屠刀时的集体失语,搞窝里斗时又有着狐狸般的狡猾,比如一部《三国演义》展现的所谓权谋智慧不过是毫无人性良知信实可言的残暴与狡诈,他看透了……
他的这种见人所都能见,发人所不能发,引爆了民众的省察,让强权凶暴者齿寒发冷。
说起鲁迅先生,不由人想起了另一位与他同时代的同样令人无比尊崇的大师---胡适先生。胡适先生和鲁迅先生是新文化运动时期两座熠熠生辉的双子星座,在性格上,鲁迅先生敏感多疑,胡适先生雅量宽和;在文风上鲁迅先生深刻冷峻,文学性更强,是文学巨匠的风范,而胡适先生文雅大气,文章更多的偏重于学术性,在这一点上胡适先生更像一个学者;在个人站位上,鲁迅先生从来没有真正属于过任何集团和派别,他总是站在社会政治的边缘地带,面对社会的黑暗与不公,或呐喊,或悲吟,完成了一个有血性有担当的文化人的社会使命;胡适先生则几乎没有离开过体制,他总是利用自己的地位和影响,温和的去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他们的共同点是,都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思想,不媚俗,不为上,不畏权,保持了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凛然之气和铮铮傲骨。
鲁迅先生的深刻恐怕是整个中国文化史上绝无仅有的,他这点独具的禀赋,胡适先生也无法望其项背。民国是大师云集,文化巨人辈出的时代,先生在群星璀璨的文化星空里,情系天下,心忧黎民,以自己深刻的洞见和忧国忧民情怀,释放出独特的光华。甚为遗憾的是,鲁迅先生的求学之路仅限于一衣带水的东瀛,从未负箧欧美,受欧风美雨文化的侵染。若先生纵览古今中外文化、思想、历史于胸壑,以先生远高于常人的深邃目光和独特思维,定能写出振聋发聩的惊世篇章。从这个角度来讲,先生的文化构成是不完整的,他所思所想,只拘囿于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他在目光上先了大众或者同时代的文化人一大步,却又止步于中国这道门槛,思维也仅限于中国本土的传统思想文化,而和他同时代的大师们,如林语堂、钱钟书等,很多都远渡重洋,不仅通今博古,而且学贯中西。同时,鲁迅先生勘破了制度和人性的丑恶本质,却没有为国人找到出路和钥匙,岂不憾哉!这样要求,对作为一代文人的鲁迅先生真算是有些苛刻了,因为为国为民寻求出路,那毕竟更多的是社会学家和政治家的事。
纵观先生一生,其为文为人,只服从于自己的良知和责任。先生的灵魂始终是独立的、自由的、高贵的,容不得半点的亵渎!
先生的一生,怎一个苦字了得,但他这种苦,却来源于他对芸芸众生的大爱博爱,对亲、友、妻、子的平常之爱。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是怎样高蹈的境界?
对柔石们痛苦的追念,对老师藤野先生不息的感恩和牵念,称恋人许广平为“害马”,那是怎样的俏皮和爱恋,还有“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所流露的舐犊深情,这些却是鲁迅作为普通人感情世界的细腻和柔软。
说到这里,我们还要感谢一个人,许广平。在鲁迅接受了母亲的指派完成了婚姻的使命以后,便感觉自此与青春无缘,把情感深锁于内心幽僻的古堡,任其随着身体的消亡而泯灭。是许广平君以自己的勇气、执著和深情,拨动了先生深藏于心底的那根柔软的琴弦,于是,师生唱和,弹奏起了美好的《两地书》,成就了一段师生恋情的经典佳话,给先生晦涩的人生平添了可贵可爱的玫瑰色。
许广平君使先生品尝了为人夫为人父的温情与责任,让先生享受到了小家庭的天伦之乐,让他身负家国之忧的一颗沧桑之心开出了片片温柔的花朵。
先生在无情抨击鞭笞那个不公平的吃人的社会的同时,心中无不充满对自由、公平、正义的社会的向往和期待,这也是一代代的中国人苦苦追寻的中国梦。
   鲁迅先生是一个标杆,他度量的是每一个文人的血性、良知和责任。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我们曾经在一起 下一篇一朵莲花别样红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