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我们曾经在一起
2017-03-29 13:07:40 来源:东光县文联 作者:高文通 【 】 浏览:73次 评论:0
久闻王宝良铁算盘、大笔杆的大名,就是相见甚晚。
后来,我们在一起了。时间可上溯到1977年的3月,王宝良从东光县农林局副局长岗位,调入县委办公室任副主任,分管文秘工作。他细高个,白净脸,长得英俊,说话随和,举止大方,学者气度,有帅之才。我任县委办公室秘书,管文秘工作。他是我的直接领导。给他当兵,我心里高兴,对他有种敬佩感。
1982年10月,我调任党史资料征集办公室副主任,1984年1月,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1984年5月,王保良任县委办公室主任,他一直是我的直接领导。1985年10月,他提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后来,“走马河间,决战黄骅”。1985年10月,他离开县委办公室,算起来我们在一起共事8年零7个月。人生三、四十岁上的8年零7个月,是黄金时的8年零7个月,是最宝贵的时光。在这一段时光里,王保良主任带领全室人员,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培养典型,总结经验,服务县委,写好材料,当好参谋。那时,会议多,文件多,没黑没白,不分星期礼拜地写。冬无暖气,夏无空调,不论酷暑严寒,都得按时交材料。全室人员无怨无悔地干,把工作搞得轰轰烈烈,红红火火。报地委的典型材料、专题报告、工作信息,地委满意、赞赏,有的在内参上给予刊发。县委领导对办公室工作满意。县委书记钱忠杰同志几次在全县大会上表扬办公室,说办公室当参谋,服务县委超前,领导点个点,县委办公室就能做出一篇大文章。
王宝良主任的工作技巧,我终生不忘。
王主任善于学习。他于1955年刚满13岁高小毕业后参加工作,从农村基层金融岗位起步,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走了22年,走到这一步,步步自学,真正地钻进了文字堆里。他给我们讲学习的重要,讲业务的提高,学以致用,注重实效,使办公室的学习出现了起色。
他不光自己学,还带头学,向我们讲学习的秘诀。他看的书多得很,政治的、哲学的、文学的、历史的、科学的,什么都看,并且学习有记录,学习有心得。光他自己订的报刊就有很多,《求是》《河北建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河北日报》《大众日报》《沧州日报》,十多种呢。地委的内参他看得更仔细。圈圈点点,重要内容、精华词句都圈划出来,有的记在本上,有的剪裁成集。他积累的资料很多,把记录本、剪裁资料都罗列出来,真是琳琅满目,使人惊叹。这些资料以备写材料借鉴,而用之。
山东省的农业工作,有时比河北超前。有时写农村工作的材料,常用上《大众日报》上的经验。我听王宝良主任说过,这篇报告是《大众日报》救的驾。人们说写材料,王宝良主任灵感来得快,大笔一挥谋成篇。这是因为他善于学习,勤于思考,生活经验丰富。有知识积淀和生活体验,才有灵感,写起材料来,就像烈马驰奔疆场,那样快。
打铁就要自身硬。王宝良主任本来就是大笔杆子,他还嫌笔杆子不够硬,还要追求自身更硬。他一进办公室就抓写作班子。他说,“没有过硬的写作班子,就写不出过硬的材料。”他抓写作班子,主要抓写材料。他同资料人员,一起调查研究,一起深入实际写材料。他教如何培养、发现典型;如何座谈搜集材料,如何深入抠材料,挖典型。掌握材料后,集体研究,如何组织材料,列提纲,集思广路,构思谋篇,宝良主任思路敏捷,别具一格,常有惊人的新奇出现,给人以启迪。
材料构思,搭架后,有时由个人起草,有时,二人你一句、我一句,顶牛式地写,有时,仨人对句,打铁式地写。写工作总结、领导讲话等大材料,一般是集体研究一起写。写领导讲话,他把讲话人的思路和语言特点,都考虑进去,这样写出的讲稿,才合讲话人的口味。写完后,都有王宝良主任修改、把关、定稿。
经反复的集体写作,培养了人才,带出了写作班子,那时有句顺口溜:“王保良,两个兵,男的齐天祥,女的叫张青,写的材料出了名。”有人说,还有一个高文通。当时,我们几个人写材料,写得顺心、顺手,写得很起劲。写完后就要过好王主任这一关。王主任召开县直单位文秘、资料员会议,让县委资料员讲写作知识和经验,为下属培养写作人才。
写材料我还算个老手,在文教上是被称为高(文通)、胡(泽民)、卞(玉琦)的三大笔杆子之一,地区教育局常借去帮助写材料。但我写的材料到了王主任手里就有些逊色。他给我的材料,这里钩,那里抹,这里添一句,那里加一段,有时改得面目全非,拿回来誊写。誊清后再看,跟原来就是不一样,别有一番风味。也有赞扬的时候,“这篇材料写得好,很顺溜。”
王主任写材料,改材料有一个准则,那就是:求实,求真,求深,求精,求新。当时的东光流传一句佳话,“大学生写稿,中学生改稿,小学生定稿。”说的就是他。他出手的材料都是精品,指导起全县工作来也很有力。他主笔撰写的东光县丰果村《今日种下摇钱树,不尽财源滚滚来》、《大单乡镇企业在前进》等14篇调查报告集印成册,作为成功经验,在全县推广,推动了本县第一轮乡镇企业改革的进展,在全县引起轰动效应。
县委办公室是县委领导的智囊团,参谋部。担当这一光荣使命,王宝良主任深感责任重大。他带领办公室人员,搞调研,写调查报告,给县委提供有价值的工作经验。1981年,农村开始搞大包干时,有的人思想混沌,说什么“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为大包干设障碍。王主任搞调查,写报告,总结部分社队搞起包产到户的经验。为农村实行大包干,建言献策,助威呐喊。使一些社队搞起了包产到户,包干到户责任制。到年底全县就有93%的生产队实行了双包生产责任制。
党史资料征集是项新工作,历时两年半,党史办函访、亲访了县内外大批老领导、老同志,征集到四、五百万字的史料,调动了老干部提供和撰写党史资料的积极性,在这一时刻,王主任向县委建言,召开在东光工作战斗过的外地老干部座谈会,得到县委采纳。1985年5月11-15日,召开了来自北京、上海、杭州、黑龙江、沧州等地36名在东光工作、战斗过的老干部座谈会,也有本县部分老干部参加。沧州地委副书记赵金铎亲临东光接见老干部。县委书记钱忠杰及四大班子领导同志全程陪同座谈会。征集了大量党史资料,并审查核实了东光县建党以来的大事记,县、区党政军领导班子沿革名录,重大战事、重要会议和事件等,为东光这段党史定了基调。同时,为革命老前辈,关心革命老区,支持老区建设,支持东光改革开放,招商引资,搭了一个平台。
我与王宝良主任办公室门挨门,他家在东街租房住,离我家不远。我俩交流、谈笑的机会多,听他教导、指点的多,受的熏陶也就多,受益非浅。我在写作上的收益最多,我不觉不由地感到自己什么时候有了逻辑性。他还爱书法,前几年他给我写了一幅字,上写“忠厚之家”,我将它挂在客厅的正面墙上,一抬头就能看见它。
开外地老干部党史座谈会时,地区同时开党史工作会,要各县分管党史的县委副书记和党史办主任参加,地区知道我县召开外地老干部会议让我一人参加。家里的座谈会,王主任亲自上阵指挥,人员不够用,组调会议服务班子,他带领党史办赵宝岭等同志,具体操办会议,征集核实了大量党史资料,收到了圆满成功。会后,连续编印了《东光英烈》《御寇图》《河北省东光县组织史资料(1933-1987)》,三部党史资料,计100多万字。
我家老人多,孩子多,家庭事务多。我每下乡,他常问,家有困难吗。年终,常批给30多元的救济,那时工资低,这救济款真救了急了。
爱才,是王主任的天性。1984年6月,他建言县委改革干部录用制度,从社会上招聘资料员。县委采纳后,责成我和赵宝岭具体办理招聘事宜,通过考试、考核,从400多名社会人员中,为县直有关部门招录了15名有实践写作经验的资料员。其中,县委办公室录用了刘国颖,党史办录用了高长森,这一下,办公室的写作力量立马强大起来。
跟王宝良主任在一起的日子,在我心里常常像放电影一样闪现。我总有一种感觉,跟着王主任干,干得舒心,干得顺手,越干越爱干!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战地诗(三)青藏高原上的战斗.. 下一篇为了永不忘却的纪念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