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战地诗(三)青藏高原上的战斗
2017-03-29 13:08:46 来源:东光县文联 作者:■      寇恩福 【 】 浏览:124次 评论:0
骑兵第二连是刚在牧区打了几个胜仗,撤到这里来休息的。我们来到部队时,正赶上没有粮食吃,第二天我就随着班里的战士们,漫山遍野地去挖草根和野菜,回来掺些马料(蚕豆或豌豆)煮着吃。骑兵部队没有粮吃了,可以吃马料,每匹马的马料供给标准是一天一斤半,马可以吃草,部队断粮时马可以少吃点儿料,拿出一部分来供人。这里的部队太苦了,在这样困难的环境中进行艰苦的作战,还经常挨饿。这也难怪,这里距最近的公路也有几百里,又到处是高山大川,车进不来,部队吃的用的只能靠牦牛驮,太困难了。
我到了连里,连里发给我一支冲锋枪,一把马刀,一匹红色战马。枣红色的马黑尾黑鬃,叫枣骝马。马是蒙马,很漂亮,它的屁股上烙着编号165的印记。排长陈良同志对我说:“这马老实,活儿好。”因为骑兵二连是红马连,一百多匹战马一色地红,当时让我看这一百多匹战马都一个模样,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战马平时不行军不打仗的时候,要有人把战马放到部队驻地附近的山上去吃草。一百多匹马一般要去三个人,一排出一个人。傍晚马回来的时候,战士各拿缰绳去拉自己的马。我不行,我认不出哪一匹是我的,等全连的战士们把马拉完了,剩下来的那一匹就是我的。这是我们下连当初,其实马与马别看都是红色,但样子不一样,一个马一个样儿,时间一长就认出来了。不但我认出了它,它也认得了我,后来,不用我去找它,我一扬手它就会跑过来找我,跟自己的孩子找大人一样,我不是大人,我和我的战马是兄弟,再后来,我不仅认识了自己的马,全班的,全排的,甚至全连的,哪个马是谁的,差不多我都认识。
冲锋枪我会使,我学过;手枪、步枪、机枪,我都学过,都会用,但马刀我不会用,战马我不会骑。在这之前,马我见过,但没有摸过,更别说骑了。骑兵不会骑马作战是很危险的,骑马对我来说真的成了个大难题。
听说叛匪的武器只有步枪,没有别的枪。他们的枪是英国造,由英国和印度供给,很老很旧,但叛匪们打得都很准,有些枪他们在枪的前头装上木支架,跟咱们的机枪似的可以支在地上射击。但他们的枪如果咱们拿过来用的话,十发十不准。
 
                  部队出发上战场
 
1959年6月27日,部队接到出发上战场的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第一师第四团第二连的全体战士,吃过早饭,有条不紊地收拾停当,整装待发。战士们都很年轻,但都已久经沙场了。1958年剿匪一年,今年上半年又与叛匪几次恶战,今天,各排由排长整好队伍,全连队伍整齐雄壮,各个战士与自己战马并肩站立。我与我心爱的战马站在队伍中,这队伍的阵势,战士们的精神和激情,使我感到振奋,给我无比的鼓舞。老连长站在队伍前,大手一挥,一声令下,“上马!出发!”二连的队伍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从一座大山走向另一座大山,这队伍金戈铁马,雄壮威武,有着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高昂气势。
第一次参加战斗,第一次骑马,虽然心里雄心勃勃,但难题真的来了。打仗我不怕,学过、练过,会打,可是马我没有骑过,而且是马上作战,我的心里还是捏了一把汗。出发前,班长和同志们帮我备上马,又教我如何上马,如何踩马镫,如何控马缰绳,最后扶我上了战马。
初学骑马的人,马上和马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没上马之前无法想象,真的上了马,头发晕,身发轻,老像掉下来似的,坐不稳,压不住。眼瞅着班里的同志们,人家在马上,枪可举,刀可挥,动作自如,姿态优美,威威武武,真是精神,而我骑在马上呆呆地坐着,不敢动,两只手紧紧抓住马鞍子,光怕掉下来,缩肩佝背,样子自觉着很难看。马跑起来的时候,颠簸得五脏六腑都要出来了,全身各处疼,这里大都是山地,上坡下坡,颠得人很不好受。
没有多少天,我慢慢地适应了。骑马就要在战斗中学,在战斗中练,没有学不会的东西。
那天,我们部队出班玛县城过了马可河大桥之后,队伍走进了千回万转的大山里,地形十分复杂,走了不远,就看见一个三岔沟口,有一个人在给部队指路。这个人三十多岁,高高的个子,黑脸庞,很精神,只身一人。他就是传奇式的人物,班玛县藏族县委书记老杨同志。1958年,在班玛县全县的藏民叛乱时,只有他一直坚守在县委的位置上。他的事迹战士们都有所耳闻,今天他出现在荒山野岭,单身为部队指路,更是令人钦佩。当马明连长向大家介绍说:“这是县委杨书记”时,全连干部、战士都举起手来,向县委书记行了个军礼。
又走了一段路,在一个山沟的转弯处,右边的山坡上,有一匹高头骏马,骑在马上的是一位身材魁梧、威风凛凛的将军,他威严地注视着坡下行进的这支队伍,全连干部战士都恭恭敬敬地向他敬礼。这幅画面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除了我们几个下连的干部,全连人都认识他,他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第一师师长龚兴业将军,坡下行进的正是他的部下。
龚兴业将军,革命数十年,南征北战,战绩卓著,当年已是五十岁的人了,还到这人类最艰苦的青藏高原上来领兵作战,并身先士卒,实在是令人感动。
 
第一次过草地
 
草地这名字,我是不生疏的,多次听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讲过草地的故事了。当年长征时,那么多的同志牺牲在草地之中,尸首不见地淹没在污泥浊水中,我对草地充满着神秘感,同时也有恐怖感。
6月28日,我们一下子来到草地面前。我的心情一下子激动起来。几十年熟悉的名字,而陌生、神秘的草地,今天总算见到了,而且就要从它身上走过去,机会难得,中国有多少人能从它身上走一回。没多少!
草地茫茫一片,一望无边,水汪汪,雾蒙蒙,无兽无鸟,无树木,无人烟,水面上像似漂浮着一堆堆、一块块的泥疙瘩。泥疙瘩上长着草,去年的草枯黄了,今年的草才刚露出绿来。站在草地前,连长下令了,“大家做好准备,过草地了,把鞋带系得紧紧的,把马肚带扎得紧紧的,各种准备都要确确实实地做好,这是战斗,每个人都要保证不出任何问题!”大家紧张地准备着。连长一声令下,“出发!”队伍连人带马像饺子下锅似的下到草地里。往日行军是纵队,后面的人跟着前面的人走,今天不同,今天是横队,左右大散开,自己找路走,各人走各人的路,后面的人不能跟着前面人的脚印走,那样脚陷得深,危险!人只能快走,不能慢走,慢走也危险。过草地时,不但不能停,也不能慢,还不能吃喝拉撒,又险又累,人很紧张,马也很紧张,它紧跟着它的主人走,在水比较浑、泥比较软的地方,人就上到马上骑着走,马就奋力地挣扎着往前冲,泥水没及到马的肚皮,它满身泥水,奋力再奋力,它汗流浃背了,却精力不减,如果需要,它会为你奋力到最后精疲力竭而死,人说“战马是战士的无言战友”,这话一点儿也不假,我有体会,过草地马就体现了它的这种精神,在作战中战马有时比战友还重要,战斗时人和马是一体的,人和马是分不开的,在战斗中常看到人与马的这种关系,有时马过了力累垮了,或是受伤了,生病了,战士像伺候病人似的伺候自己的战马,马身上沉重的马鞍,战士替它背着,伴着战马一步一步地走,在行走的路上战士会选些鲜嫩的青草给马吃,好的水给马喝,真是无微不至,如果战马死了,它的主人会茶饭不思,痛哭流涕。
过草地一个是累,一个是险,每一步脚都陷在泥里,泥水没及脚踝骨,左脚陷进去了,赶紧拔出来,左脚拔出时右脚又陷进去了,相互交替,这样陷进去拔出来,拔出来又陷进去,每一步都非常累,如果这样走个百步千步还可以,走上半天一天,真把人累死。如果走不好,整个人都得陷进去,那就算完了。红军长征时,这样死的人不少,人要是陷进去没有任何办法进行施救。幸好这次没有人陷进去,只有九班驮满东西的大青骡子陷进去了,很恐怖,先是四条腿进去,越挣扎陷得越深,不大一会儿,大青骡子就没了,我回头看时泥水里只剩两只耳朵还露在外面,太惨了,谁也不敢停下来看,哪还有办法救啊,拉骡子的小张放声大哭,九班长也哭了,整个过程也就是两分钟,这草地太可怕,简直就是吃人不吐核的魔窟!
过草地,是我开始骑马的第二天,对我来讲,累和险超过了连里的其他同志,我和我的战马,拼搏得浑身都是污泥浊水,幸好这草地不是太大,只用了半天多的时间就过去了,不然,我们……这考验对我来说是太严峻了,还好只累无险,我很庆幸,这草地不是当年红军过的那个大草地,这个草地在那个大草地以西几百里处,那个大草地是以后我过的第三个草地。
 
日出身后晨雾消,
东来西去步步高。
眼前已是征战地,
世界屋脊人迹少。
出征伊始身骑马,
作战再用枪和刀。
不见树木不见人,
不见走兽与飞鸟。
旷野空阔天虽好,
头疼欲裂胸要爆。
身甚不适因何在,
地区高寒氧缺少。
 
                   准备进入原始森林
 
6月28日,我们走过了草地,29日一天急行军,傍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处四周都是崇山峻岭、中间有一片不是很大的平地。这里有河,有水,有早已到达这里的骑兵四团的领导和各部门的干部们,周围堆放着不少军粮和其它一些军用物资,据说骑兵四团先在这里集合,然后,把马匹安置在此地,部队徒步进入大森林,马在茂密的森林里行动是不方便的。
我们二连到了这里,按团里指定的位置安营扎寨。班里的同志们忙了起来,有支帐篷的,有埋锅造饭的,有整理马具的,有给马准备草料的。对这些活儿,我是生手,用不上我,我就在周围到处找野菜,以供班里做饭用。你别说,我还真找到了野菜,而且是很好的野菜。在小河边我找到了长得粗壮的野韭菜,小河里的水很好,我喝了几口清清凉的小河水,感到很痛快,殊不知这几口水,差一点儿要了我的命。
6月30日这一天,我的麻烦就来了。只因昨天我喝了几口河里的水,得了严重的痢疾,不停地拉,拉血拉脓,拉得肚子疼得好像肠子在里面翻滚,最后肚子里什么也没有了,还得拉,蹲下起不来,一点儿劲也没有,这怎么走路呀,明天还要徒步行军,需要的就是力气。我的力气都没啦,这怎么办?
这里海拔四五千米,这样高寒的地区,空气中极度缺氧,人空身行走就极度困难,头疼,胸闷,喘不上气来,恶心、呕吐,人极难承受。如果行军就更难了,行军时一人紧跟着一人走,假如后面的人被落下几步,再想赶上去就难了,得用尽很大很大的力气才能赶上,但这样的赶路,危险系数很高。
1959年的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的第39个生日。这个生日,谁会想得到,我是在如此的地方,以如此的方式、如此的重要内容度过的。我自觉着是很不平凡的。早晨,太阳还没有出来,出发的队伍就集合好了。太阳刚露出山头,骑兵团的张团长,就站在了队伍面前。他是一位长征干部,个子不高,但很精神。他右手高高举起,用力一挥,高喊:“四团的全体同志们,为了消灭叛匪,保卫祖国,向着大森林奋勇前进!”
部队出发了。这里没有路,自古就没有人走过,哪里会有路!弯弯绕绕穿过一片大石头,全连就上“路”了。我感觉是向西走,因为太阳在背后,左边是一座很高的大山,右边是一条很浑的大河,部队就在山下、河上往前走,这一走我可遭了大罪了。不能不走,又不能不拉,走走拉拉,落后几步,不知要费多大的劲儿才能赶上,刚赶上又得拉,人病了身体本来就虚弱,身上没劲儿,还得加倍地用劲儿赶路,这样拉了赶,赶了拉,弄得我到了难以承受的极限,我已经感觉撑不住了,这才是头一天,还有三天如此的路,怎么撑得下来,我开始有了可能倒毙途中的想法,这是战场,那也没有什么办法。
天到正午,连长终于下令了,“部队停止前进,就地休息,吃饭!”战士们都像泄了气的小皮球一样,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休息,吃饭,用了约半个小时。这时候,连长又下令了,“出发,上山!”队伍左转,向左侧那座大山上爬,“路”更难走了,原来队伍是一路纵队沿着大河向西走,河就是路,现在上山了,这里还是千万年来的原始状态,无路可走,人就漫山遍野地像一群羊似的往山上爬。人得学会自己找“路”,全连一百多号人,散开的队形就有一百多米宽,人的体力有强有弱,走得有快有慢,队伍前后队形也拉开了几十米远,别看我时不时地拉痢疾,拉得快要不行了,但在如此爬山的队形里,我还不是最后的,还有比我慢的,慢得跟不走一样。人都是肉长的,都需要氧气,严重的缺氧给我们带来了好大问题。
爬着爬着,我想停步抬头喘口大气,一抬头正看见右前方,连部文书宋积福和司号员小李的面前,从小树丛中猛地站起来一个披头散发、灰头土脸,像鬼一样的人来。因为他出现得太突然,又离得太近,小宋小李开始一怔,醒过神来,才把冲锋枪指向那个人。那人马上举起了双手。这是我们连出发以来抓到的第一个俘虏。他肯定是叛匪匪部派出来的哨兵。他可能是最前面的第一个哨兵,叛匪的第二个、第三个哨兵不知埋伏在什么地方,但他们肯定看到了第一个哨兵被抓,便会将这消息传递给下边的哨兵,直达大本营。
高寒地带的地表下是很深的永冻土层,长不了大树,有些地方只能长一些特有的小灌木,树枝也粗不过手指,高刚能没膝,我们爬的这山坡上就长满了这种小灌木,长得很密很密,人在里头不好走,净扯挂人的裤子,这就更增加了爬山的难度。好在这面山坡上没有悬崖绝壁,是一面平坡,从山上望山下,从山下看山上,视野开阔,叛匪在这里设哨兵,就是利用这里能看得很远很远。被捉住的这个俘虏,见解放军来了,赶紧趴在了小灌木丛中,他可能没有想到会被解放军趟在脚下。
从中午爬到太阳快落山,六七个小时,一次也没有休息,人都受不了了,假如眼前遭遇敌人,仗还有力气打吗?原来军队打仗是这样子的打法,我初步尝到了部队作战的滋味。人都到了筋疲力尽的时候,山也爬到顶了,谢天谢地,山还有顶,谢天谢地,我没有倒在路上,也爬到山顶上来了。部队在山顶上走了一段较平的路,让人喘了口气。山顶那边也是一条大水沟,连长发令让队伍下到山沟里,天将黑时部队到了沟底,班里的同志们忙着支锅造饭,我一头栽倒在山坡上迷迷糊糊什么也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班长叫我起来吃饭,我说了声不吃了,又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又过去了多长时间,班长说:“寇同志起来出发了!”饭可以不吃,发不能不出,我迷迷糊糊起来,迷迷糊糊跟着队伍又开始爬山了。我几乎没有力气走了,但又不能不走,这罪受大了,浑身没劲儿,嗓子发干,口很渴,想喝口水,但水壶里的水已经冻成了冰,喝不着。天,寒风猎猎,黑夜沉沉;我,头重脚轻,昏昏迷迷。走路非常困难,两天的路途,我的肚子一粒米也没往里进,还不断地往外拉,拉的是血、是肉,是命。自己感到要不行了,但还是要跟着队伍走。
7月2日,我们爬到了山顶。这一夜,我像脱了一层皮似的难受。早晨休息了约一个小时,部队又开始出发了。在这大山里,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我们要去的原始森林在哪里?按照连长的指挥走吧,我们爬的这山顶在四千五六百米以上了,很高的。天过中午的时候,连长说:“队伍在这里吃中午饭,各班都做点儿好吃的。”连长安排好工作以后,举起望远镜四处察看。这时,我要过排长陈良同志的望远镜,四处观看,我是观看这个神秘、陌生、奇妙的新世界。
 
四顾苍茫复苍茫,
天高地阔是玄黄。
千山西来远古时,
万水东去成河江。
乘风西去会王母,
扶摇直上见玉皇。
万水之源源此地,
千山之祖祖洪荒。
 
                参加第一次战斗
 
7月2日下午约一时,饭吃得快的班刚吃完,有的班才吃了一半,连长突然一声喊:“有情况,准备战斗!”军令如山倒,大家紧张起来,饭没有吃完的班,立即将锅里的面菜扣在地上,集合起来往山上爬,原来是在山顶上放哨的站址传来了有敌情的信号。作战部队的战士们一听有仗可打,立刻精神起来,很快爬上了山顶,上了山顶按哨兵所指,向左走了约50米,前边有一条大山沟,往沟底看,沟底不太密的树林里有不少敌人在活动。他们有马有牛,还有羊,连排长用望远镜看了看,看敌人还没有发现我们,这时全连战士们精神抖擞,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是战士的精神,战士的气概。连长说了声:“冲!”战士们像猛虎下山一样冲了下去。全连战士们,别看年轻,都是多次经过战阵的人,动作迅速敏捷,我这是第一次参加战斗,没有实战经验,与战士们相比总觉自己的动作很笨拙,从前在军校里学过如何作战,如何组织领导和指挥作战,理论学的不少,但到了战场,理论如何用,有点儿迷糊了。我随班里战士们也冲下山去了,前边枪响了,人喊了,马叫了,真的交上火打起来了,我和雷振海、贺栓堂并肩向前冲,突然从一大树后面跳出一个叛匪举刀向我砍来,猝不及防,我的冲锋枪还没顺过来,敌人的刀已经到我头顶上了,说时迟那时快,贺栓堂举枪将敌人的刀挑开,顺势一声:“驴日的!”一枪将敌人刺倒。贺栓堂的动作非常迅猛,我很感激他。这又是我一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危险,太悬了!不知敌人的刀离我的头皮还有几寸,不论是几寸,也就是几分之一秒的问题,我火了,向着远处的敌人开起枪来,打没打死敌人,我没有看清,只见打落了一些树叶,战斗时间不长就结束了。四五十个敌人留下几具尸体,骑上马顺山沟向南跑去了,据有经验的连排干部说:这些叛匪看来是康巴人。
 
胜利人欢笑,
遍林百鸟叫。
溪边炊烟起,
山间白云飘。
鹿跳马鸡舞,
霞光银浪淘。
烟云绕古松,
雾洒千秋草。
 
战斗结束了,敌人丢下几具尸体,还丢下几只牦牛和几只羊。连长说:“正好,大家许多天没吃到肉了,今天好好地吃一顿,你们想吃牛肉的杀牛,想吃羊肉的宰羊,同志们要美美地吃上一顿。”大家想吃羊肉的多,一般情况下有羊肉绝不吃牛肉,因为吃牛肉太费劲。高寒气候,水最高能烧到六七十度,牛肉根本煮不熟,吃煮不烂的牛肉很遭罪,先是嚼,累得两个腮帮子疼,两边的太阳穴也跟着疼。像过节一样,各班埋锅造饭,霎时间小河边十几口锅支起来了,缕缕炊烟飘动,肉香飘满山沟。
排长陈良同志对我说:“老寇,牛肉煮不烂,不好吃,我给你做个好吃的菜。”说着,陈排长将还没有人要的牛肝掏出来。牛肝好大呀!他把牛肝放在盆里,用手将牛肝抓成稀糊糊,又放在一口烧热的油锅里,像炒鸡蛋似的炒熟。我说,好吃,真好吃,比炒鸡蛋还好吃哩。陈排长很得意,“以后有机会我再给你做几样好吃的菜。”果然,没隔几天连里又宰牛了,陈排长不要牛腿肉,不要牛腰窝这些有名的好吃的地方,这回他割下牛头来,在河水里洗净,做了一个火烧牛头。烧好之后,他忙把两个牛眼睛从眼眶子里抠了出来,热乎乎的,软嫩嫩的,放进嘴里,好吃极了。
7月3日,我们又爬上了另一座山。从早上7点钟开始爬,一共爬了14个小时,你说这山有多么的高。山顶的最高处,天气很冷,连长又举起望远镜四下察看了。我站在连长一旁,身上感觉很潮,一会儿我就站不住了,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开始睡,没过十几分钟我就被冻醒了,又累又乏,生了几天的病,身上几乎没有了力气。我依然支撑着。不能倒下,决不能倒下!
 
坐下青鬃肩背枪,
乘风冒雨走山梁。
坡陡遍生荆棘路,
世界屋脊追叛藏。
急催马,战刀扬,
踏碎云海滚滚浪。
叛匪逃过四川地,
我马难比敌马强。
霎时风停云雨散,
晴空更显山河壮。
激情提缰胜利日,
路遇梅花野羚羊。
 
部队吃过午饭,又向着大森林出发了。第一次来,谁也不知道这大森林在哪儿,可能连长心中有数。他们指挥着战士们坚定地向着前方走。又过了大约五六个小时,目标出现了,在莽莽苍苍的群山中,有一片黑压压的大森林。连长兴奋地指着那片森林说:“同志们,我们到啦,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大家再加一把劲儿啊,我们胜利了!”全连战士一下子提起了精神,同时也加快了脚步。
7月3日晚九点,我们到了原始森林的一条山沟的沟口处。就见森林边缘的一些大树下,有用砍下的树枝搭成的鸟窝似的小窝棚,小棚里还有浓浓的奶味,说明这是叛匪住过的,并且没走多远。他们望风而逃,看来我们的行动一直在他们的监视下。
整整六十个小时啊,从7月1日早晨九点钟一直到3日晚上,整整六十个小时,在这步难迈、气难喘、少吃缺喝、海拔四五千米、走路难于上青天的青藏高原上,一刻不停地,连续不断地走啊走啊,何等的艰难,也只有作战中当兵的人过这样的生活。   (待续)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赵子尧诗选 下一篇我们曾经在一起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