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边陲诗雨
2017-03-29 13:10:17 来源:观州风十一期 作者:素面 【 】 浏览:92次 评论:0
茶花自语
         
三万年前,我就知道
会有那么一双眼睛
在一个散发着春天气息的早晨
开启味蕾模式,滑过我的肌肤
你没到来之前
我不敢散叶,不敢开花
更不敢在路途中,泛香

从叶片到花蕾,从怒放到落绯
在你的眼前,我羞涩早已隐退
在你的掌心,我身姿渐次舒展
这一切,知道就行了啊
你为什么要轻声地告诉我
吻过花瓣之后的唇齿
已经留存甘苦适中的清香
足够你我,享用一生
 
行  星

来去匆匆,风风火火
宿命,迫使你高速运转
透过现实的镜子
连同被抽走的那三十年
看,又看,再看
最赏心悦目的风景
依然是你坚毅、果敢的眼神
而你那把饮风浴雨的骨头上
仍然系着我手书的两张字条
推远牵挂,拉近心疼
 
风,不会制造恐慌
           
侧身,挤进冬天
却无所适从
伸手,按不住耳边呼呼的寒风
抬脚,踏不实雾霾覆盖的雪地
四季的篱笆啊
为什么越来越稀、越稀
 
下一秒的风向、风力
都还是一个不可预知的秘密
风,不会制造恐慌
倒是那些在风中飞舞的思绪
不得不抱紧自己
慌作一团
 
一首首血铸的诗歌
分散在一片片即将跌落的叶片上
那些体温微凉的字啊、词啊
被风吹回心扉,完成回光返照
又被风送回包容一切的大地
落叶归根,入土为安
 
你在我的梦里
        
是夜,摘来一截月光
撑起即将合拢的书页
目光温柔些,再温柔些
诗,就一首接一首地醒来
 
这一首,清凉,夏风习习
我绿意盎然的思念啊
陆续钻进了大大小小的露珠
在微卷的荷叶上,打滚
 
这一首,除了安静还是安静
是小溪,流经我的脚背
水金凤花上的豆娘,睡着了
远方的梦,正往回赶
 
这一首,是一条游离水面的鱼
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逃离现实之后的之后
一边喊疼,一边往深水区,游
 
这一首,没有白昼分界线
半透明的欲望
伙同含混不清的虚空
如影相随,漫过昼越过夜
 
这一首,凝固了某个瞬间
一粒披头散发的灰尘
与一个浓眉红唇的少女
争抢一件绝版孤世的婚纱
 
这一首,是一挂壁钟
敲醒春雷,敲黄五谷
敲红玫瑰,敲深酒窝
皱纹却反过来,敲疼了钟摆
 
哦!零点了
那就把月光交给月亮
把我交给盛产黄粱的床铺吧
晨曦会告诉大地:你在我的梦里
 
让中秋月,替我说
         
日历,白纸黑字地告诉我
今天是中秋
当然,我没有理由不相信
依着窗台,目光却怎么也送不远
这与窗前的高楼,无关
只与生命中迟迟不来的月亮,有关
 
月亮,接住了多少崭新的心愿
又挡回了多少怀旧的目光,不究
天空中的任何一颗星星
都承载不了我此时想说的话
那就等中秋月出来看到我的时候
让中秋月,替我说
 
縻紧骨骼
 
捧读夜的深沉
方知白昼中有太多的虚幻
从诗语到诗雨
从私语到私欲
都无可厚非
 
只要心脏没有被蚁虫镂空
就用不着责怪塌方的影子
完全可以像棕榈树一样
将倒伏在皮囊中的骨骼
用一根根茎丝,扶正,縻紧
 
几行素笺小诗,就探了底
          
 
我不说我很忙、很累
活着,就该处理一件件的事情
在事与事的缝隙里
利用时间的边角料,拼接
照样能为自己缝制出合体的霓裳
 
幽梦,别说你有多高深的堤
河水其实很浅
不见鱼虾,不见螃蟹和金线草
甚至用不着为竹排准备撑杆
几行素笺小诗,就探了底
 
深秋的炊烟
最擅长为遁形过的灵魂厘清航线
从冬天开始,疾飞
滑过山峦,滑过江河海湖
直达春天的宿营地,起灶生火
 
语止诗到
 
秋凉袭来,一秒一克地加重
我明白我只能与文字抱团取暖
打开灯,徐靠着
目光沿着老路却插不进新的书页
 
突然觉得应该感谢椅背
在前面没有肩膀的时候
他永远以一个固定的姿势
接纳我,包容我
 
摇摇头,提醒一下自己
既然扒开皮肉,骨头能飞
就不要假装沉潜
更不要假装能看见骨头上的山峰
 
别跟我胡扯什么爱情
那不过是飘在骨架以外的谎言
我宁愿变成那枚还耀着青光的秋叶
呐喊、触地、语止诗到,一气呵成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观州风十一期文艺动态 下一篇赵子尧诗选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