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佛爷 - 神话传说 - 河北省东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TOP

铁佛爷
2013-10-07 12:20:09 来源: 作者:许士通 【 】 浏览:772次 评论:0
    
  铁佛爷就是用生铁铸成的释迦牟尼的塑像。凡是进过大雄宝殿的人,有谁不认识释迦牟尼呢?但东光的释迦牟尼,是用生铁浇铸的,因为又高又大,在冀鲁交界地区,是很有名气的。在这一带流传着“沧州的狮子景州的塔,东光县的铁菩萨”。
    相传很久以前,京杭大运河里漂来一尊铁菩萨,他是逆着河水由北往南漂动。当铁菩萨漂至大城县时,就被那里的和尚留住了。那里的和尚们不敢怠慢,连夜施工,大兴土木,要建成一座规模很大的留佛寺。但那里的和尚一撞钟,就听到钟声与平时不同,发出了“东光”“东光”的响声。悟性很高的方丈估计到铁佛爷要往东光县,就想方设法留住他。于是,就用一根又粗又大的铁链子牢牢地拴在了铁佛爷的胳膊上。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只听一声落地雷巨响过后,铁佛爷挣断了一条胳膊,逃了出来。直到现在,那留佛寺还有铁佛爷的一条断胳膊。
    逃出来的铁佛爷顺着运河顶着水流往南漂行,来到东光的南霞口。这里的和尚都出来挽留,可铁佛不在这里停,甭管多少人拉他,就是不停,和尚们没办法,就在霞口修了一座接佛寺。
    铁佛爷一个劲儿地往南漂行,来到了东光的码头,就停住不动了。这里的人们想把他抬上来。就是弄不动。码头本是商贾云集的地方,现在又漂来一个铁佛爷,人们奔走相告,看热闹的围了一个水泄不通。正当人们愁得唉声唉气之际,不知从哪里挤出一个十四、五岁,又瘦又小的小和尚来。小和尚问清吗事以后说:“这容易。只要管我一顿包子,我给你们背上来。”人们看这小和尚小胳膊细腿,心想这准是饿坏了,来糊弄饭的。有些上岁数的老人们相信,赶紧操持着:“快点吧,领小师傅上包子铺去。”来到包子铺小和尚也不客气,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一笼扇包子吃下去了,又端上一笼扇来。包子铺的人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一连吃了八笼扇包子,小和尚拍拍肚皮笑着说:“才半饱,就吃这些吧。”
    小和尚从包子铺里一出来,径直奔河边走去,看热闹的人们也是前拥后挤,人们议论纷纷,“小和尚吃饱了包子没付钱,别再鞋底上抹油——溜了。”“有吃刀子的嘴,就有拉刀子的腚。”这真是大路上打草鞋,有的说长有的说短。
    小和尚来到河边,来了一个骑马蹲裆式就把铁佛爷背了起来。看热闹的人们惊呼:“这真是活神仙啊!”小和尚背着铁佛爷一溜小跑,从码头一直跑到西南营村,大约四五里地光景。来到城隍庙东轻轻往下一放,就化作一阵清风,不知去向了。再看铁佛爷的腚,正好坐在一眼井上。人们都说,这井连着东海,是海眼。接着,人们围着铁佛大兴土木,盖起了庙宇。取名普照寺。         
    铁佛爷坐在庙宇中间,慈眉善眼,面带笑容,两眉之间有拳头大的疙瘩,上面嵌有“避乌宝珠”。左手扶着膝盖,用泥塑的曾断了的右臂朝上举起,中指和拇指对捏,食指和无名指向上伸着。据说,这是一种手印。
铁菩萨的两旁各有一尊泥塑陪神,跟铁菩萨的身个、模样几乎相似。在大殿的两旁,分列十八罗汉,一个个形象生动,活灵活现,神态各异。
    在铁佛的面前,有俩陪神,一老一少。老的满脸皱纹,胡子老长;少的一脸孩子气。其实,这是释迦佛爷的两个童子。老的叫阿傩,少的叫迦叶,他俩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
    有一天,佛爷打坐,阿傩、迦叶在一旁侍候。阿傩凑上来讨好地对佛爷说:“佛祖,你掌管天下大事,天天忙得没完没了,也没人替你担担担子,也着实够累的了。”“是阿,那有什么法子呀!”佛爷说着,一动也没动,连眼皮也没抬。“我们替你分担一点儿不行吗?”阿傩刚说完,就觉得有座泰山压到背上,全身筋骨巴巴地响,黄豆粒子汗“唰”地就下来了。这时,再看他,头发白了,眉毛白了,下巴上长出的老长的胡子也白了,脸上也出现了核桃皮似的皱纹。旁观者清,迦叶吓了一大跳。这时,佛爷说话了:“阿傩,你以后不要多嘴,记住。”说完,还是那样闭目静坐,纹丝不动。“是,是。”阿傩连声答应着,小心地退到一旁。从此,他俩再也不敢在佛祖面前多嘴多舌了。
    在清代光绪年间,铁佛寺里有一个和尚四处化缘,不知怎么一下子化到慈禧太后那里。慈禧太后问他:“你东光的铁佛究竟有多高?”这和尚说了九丈九,慈禧太后就按这个尺寸给了一块黄绸子,让给佛爷做件大黄袍。袍子做成了,铁佛爷穿上嫌大。哪知道铁佛爷穿上还没多少日子,就不知被吗人偷走了。这可不是凡夫俗子送来的袍子,没了就算了。和尚们四处打听,也没有个下落。最后无奈,到铁佛寺里一抽签,签上说:偷袍人必定在庙前捯肠而死。说来也巧,在抽签后的第三个月头上,一天黑更半夜里,一个地痞喝醉了酒昏死在铁佛寺前,被一只大疯咬破肚子,把肠子掏出来拖了一地。大黄袍就是从这个没肠子的家里搜出来的。
    每年阴历五月二十五,有五天的庙会。等到赶会的日子,方圆百八十里的人都上这儿来烧香。有许愿的,有还愿的。那时候行好的也多,成天价烟火不断。每逢五月会,铁佛寺西边的二郎岗也一样热闹。各村的把式队,高跷队,狮子舞,一来就是几十伙子,都要在这里撂场,露脸。一个五月会,真象过年一样热闹。
    铁佛爷不光在关里有名,在关外也有名。人们越传越玄:铁佛爷的耳朵里能盛三伙斗牌的,旁边还有帮局的。如果抓赌的来了,人们就从这个耳朵眼跑到那个耳朵眼里去。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铜犼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