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刘挚
2013-10-07 12:34:11 来源: 作者: 【 】 浏览:1720次 评论:0
    刘挚(公元1030——1098年),字莘老,北宋永静东光人。嘉祐四年中进士甲科,能力出众,政绩卓越。因刘挚一生刚直不阿,正气森严,忠贞爱国,宋哲宗死后,韩忠彦为右丞相,为刘挚翻案,并给予“忠肃”称号,后被追赠为“元祐忠贤”。刘挚平生酷爱学习,治学严谨,才华横溢,他撰写的《忠肃集》曾被后人广为流传。
    初任冀州南宫县令时,因政绩卓著,与信都令李冲、清河令黄莘被称为河朔三令。后任江陵府观察推官,由韩琦推荐为馆阁校勘,升迁为著作郎。当时王安石刚开始执掌政权,对刘挚非常器重,提拔刘挚为检正中书礼房公事。之后刘挚又被提升为监察御史里行。王安石拜相后,推行新法,刘挚以为新法有许多弊端,便上书宋神宗陈述新法弊病。神宗当时宠幸王安石,把刘挚贬为衡州监管盐仓。元丰初年改任集贤院校理,知大宗正寺丞,为开封府推官。后又命为礼部郎中,不久升为右司郎中。宋哲宗继位后,刘挚改任秘书少监,升侍御史,元祐元年升为御使中丞,元祐六年,拜尚书右仆射,与尚书左仆射吕大防同时执政,废弃新法。后来吕大防与刘挚发生矛盾,御史杨畏依附吕大防,劾奏刘挚,刘挚被罢相。元祐八年,宋哲宗亲政,又推行新法,第二年,刘挚被贬为光禄卿,绍兴四年(公元1097年)刘挚被流放新州,不久含怨而死。

                        历史年表

北宋天圣八年(公元1030年),出生。
北宋宝元元年(公元1038年),9岁,随父亲江华(湖南永州)任职,母亲和舅舅陈孝若同行。
北宋宝元二年(公元1039年),10岁,父母相继去世,母亲卒于江华,父亲卒于衡州(湖南衡阳)。之后,迁山东省东平外祖父母家居住、上学。
北宋皇祐元年(公元1049年),20岁,郓州(山东郓城)生活。一边读书,一边云游山川,寻觅知音,广交友朋。
北宋嘉祐三年(公元1058年),29岁,在荆州结识名僧文莹。
北宋嘉祐四年(公元1059年),30岁中进士甲科,,同年五月任冀州南宫令。
北宋治平三年(公元1066年),37岁,任江陵观察推官。
北宋熙宁三年(公元1070年),41岁,四月由宰相韩琦推荐为馆阁校勘。
北宋熙宁四年(公元1071年),42岁,宋神宗、王安石君臣携手,立志革除弊政,变法图强,刘挚得到王安石赏识。二月任检正中书礼房公事。四月任监察御史里行。
北宋熙宁五年(公元1072年),43岁,因对新法持不同意见(挚主张渐变,反对暴变,他认为新法推行太快,民众不能迅速适应),被贬为衡州监管盐仓,遭贬后回郓州迁移祖坟。
北宋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45岁,任签书南京判官。
北宋熙宁十年(公元1077年),48岁,王安石出朝,退居江宁。刘挚回开封任同知太常礼院事,为元丰改制作准备。
北宋元丰元年(公元1078年),49岁,任集贤校理,开封府推官,改奉议郎。
北宋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53岁,四月任尚书礼部郎中。八月以正旦使出使辽国。
北宋元丰六年(公元1083年),54岁,春,任右司郎中。四月被罢官归乡里。
北宋元丰七年(公元1084年),57岁,七月出知滑州(河南省滑县)。
北宋元丰八年(公元1085年),56岁,三月宋神宗病故,哲宗即位,高太后垂帘听政。四月刘挚自滑州诏为吏部郎中。六月由丞相司马光上疏进为秘书少监,不久再进为侍御史。
北宋元祐元年(公元1086年),57岁,二月擢升御使中丞。
九月司马光(元丰八年末任首辅)病逝。司马光死后,程颐(洛党)、苏轼(蜀党)、刘挚(朔党)三党抗衡,朔党取胜。十一月进位中大夫,尚书右丞。
北宋元祐二年(公元1087年),58岁,五月升为尚书左丞。
北宋元祐三年(公元1088年),59岁,四月升为中书侍郎。
北宋元祐四年(公元1089年),60岁,兼任门下侍郎。
北宋元祐六年(公元1091年),62岁,二月任太中大夫兼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
北宋元祐七年(公元1092年),63岁,十一月遭郑雍、杨畏等弹劾,被贬为观文殿学士,出知郓州,移知青州(河北青县)。
北宋元祐八年(公元1093年),64岁,九月高太后病故,哲宗亲政,新法派主政,刘挚被贬黄州(湖北黄州),再贬光禄卿分司南京,蕲州(湖北蕲春)居住。
北宋元祐九年(一般称为绍圣元年,公元1094年),65岁,六月再贬黄州。被贬为光禄卿。[1]
北宋绍圣四年(公元1097年),68岁,再贬鼎州(湖南常德)团练副使,新州(广东新兴)安置。十二月三日卒于贬所,年六十八。

                                     历史评价

    《宋史·列传第九十九》论曰:吕大防重厚,挚骨鲠,苏颂有德量。三人者,皆相于母后垂帘听政之秋,而能使元祐之治,比隆嘉祐,其功岂易致哉!大防疏宋家法八事,言非溢美,是为万世矜式。挚正邪之辨甚严,终以直道愠于群小,遂与大防并死于贬,士论冤之。颂独岿然高年,未尝为奸邪所污,世称其明哲保身。然观其论知州张仲宣受金事,犯颜辨其情罪重轻,又陈刑不上大夫之义,卒免仲宣于黥。自是宋世命官犯赃抵死者,例不加刑,岂非所为多雅德君子之事,造物者自有以相之欤?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袁高 下一篇荀慧生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