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中共领导下的第一个“东光县人民政府”成立
2013-11-01 14:29:26 来源: 作者:郭宗凯 【 】 浏览:2122次 评论:1

    “七七事变”后,日寇沿津浦路南侵,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至八月上旬,冀鲁边区的大部分城镇相继失守,边区周边的国民党县政府也逃之夭夭。这时的日伪集团尚未来得及培植出伪政权,整个东光县到冀鲁边区暂时出现了无人管辖的“真空”地带。
           沦陷后的冀鲁平原大地上,迅速地冒出各色各样的打着“抗日”旗号的武装队伍,实力较强的有盐山县刘彦臣,沧县杨鹏翔,吴桥、东光县张国基,德平县曹振东,德县李玉双,陵县于志良,商河县孙唐臣,无棣县张子良,惠民县刘景良,东光县李文成等部。其背景复杂,各占一地,搜刮民财,割据称雄,趁火打劫,相互吞并,一时间给本来已相当混乱的局面,搞的乌烟瘴气。
            就在这民族危亡、百姓灾难深重之际,1937年底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东光、南皮、吴桥三县成立了中共中心县委员会。1938年初中心县委书记石景芳同志(后任冀鲁边区第1专员公署专员,1942年6月18日在东光县四柳林牺牲),来到东光县,秘密联络一批有志抗日的青年,成立了东光县抗日武装大队,大队长由石景芳同志担任,副大队长先是于××(乐陵人,中共党员),后由腾××(中共党员)。整个县大队只有27人组成,我是其中一个,第一批参加县大队的人员,我记起来的还有王路明、原名牟兴舟(东光县郑家集人,后任黑龙江省副省长、顾问委员会主任,2001年5月去世)、倪国祥(南皮县人,时年三十多岁,早已病故)、郭长明(东光县郭家坊人,1939年离队返家)、钱光第(东光县赵庄人,投靠张国基后被抓枪决)、王义之(东光县汤木寺人,乌马营战斗中牺牲)、牟治成(东光县郑集人,1940年因与敌作战时负伤致残返家)等人。这是东光县历史上第一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方武装队伍。
            随着民众抗日热情日益高涨,八路军115师东进抗日挺进纵队第一批于1938年4月进入,第二批由曾国华、李宽合(后任广东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作任)、龙书金(后任乌鲁木齐军区司令员)、陈德(后任广州军区顾问)率领第5支队于同年6月进入,第三批由肖华司令员率领机关于9月到冀鲁边区开展敌后斗争。1938年底或1939年初,在中共冀鲁边区党委指示下,中共领导的东光县人民政府在灯明寺东于庄正式成立。县委书记、县长、县大队长均由石景芳同志担任。因此东光县是先成立的县大队,后成立的县政府,这正是毛泽东同志所讲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们党手中有了枪杆子,就可以建立政权和保卫政权。县政府成立初期主要任务:在敌后与日伪军作战,和国民党“顽固派”作斗争;镇压汉奸,收缴地主武装,扩大抗日力量;建立党领导的区、乡、村三级政权,动员民众抗战。
            由于东光县在抗战初期是位于冀鲁边区日伪统治的交通要道,处于敌人的严密控制之下,所以党领导的政府成立时间比其它县稍晚。但在上级党的领导下,东光县政府领导本县人民一手与日伪军进行殊死战斗,一手动员群众建立根据地,进行了艰苦卓绝奋斗,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到1939年底县大队扩大到100多人,抗日游击活动的范围也不断扩大,基本上建立了县、区、乡、村四级政权机构。冀鲁边区扩大到津浦铁路以东、天津、沧州东南、黄河以北、渤海以西。在这个三角地区所辖各县,都成立了中共县政府、县大队。
            边区的发展壮大,引起日军的恐慌,为确保后方稳定,日伪开始在边区战略要地设据点、进行清乡扫荡,县大队同日本鬼子经常发生战斗。当时,东光县的政治和军事局面相当复杂,除日军外,还有伪军、顽固派和打着各种旗号的形形色色的抗日队伍,主要有东肖、西肖的部队,有张国基的“二路”,还有李文成的“独立第2旅”。各部互相之间,经常发生磨擦,其中力量最大的地方民团,是“独立第2旅”,2000多人,旅长李文成(东光县李习庄人),1938年跑到河南洛阳找到了国民党河北省保安司令张荫梧后,打起“独立第2旅”的旗号在东光县境内活动。,其成员主要是由地方实力派、旧军官、民团组成,早期也曾对日寇作战,同时也与中共东光县、南皮县、吴桥县抗日政府经常发生磨擦,抓捕中共人员,横征暴敛,欺压民众,是一群乌合之众。对我建立抗日根据地有着极大的危害,同时也是我打开抗日活动新局面的“绊脚石”。
            我党为了巩固抗日统一战线,曾派出一批中共党员到该部做工作,但由于李文成本人拒不接受中共的劝导和警告,一意孤行,更甚至于与当地政府和八路军为敌。
        为了抗战的需要和对李的挽救,也考虑到要继续维护抗日统一战线的实际,1939年冬,经八路军东进纵队司令员肖华(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的指示,由李宽合、龙书金、陈德同志率领八路军第5支队,采取强行整编的方式,以部队包围了李文成部驻地。当即通知李本人,说八路军肖司令要对部队进行集合“点名”,按人头发军饷。李对此深信不疑,立即让其部队在我军指定的位置灯明寺东北的北六合村集合,当李部集合完毕后,八路军第5支队冲入村中,强行对李部实行缴械,把营以上军官全部押解到乐陵县城八路军东进纵队司令部。           
    为了“真戏假做”,不暴露我党在李部工作的党员身份,一起押解的人员中有我党干部傅继泽(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康伯明(后任广州军区营房部副部长)等人。这一仗打得很漂亮!经审查后,对罪大恶极的反动军官十余人就地正法,其中有第2团团长绰号“傻六喜”、李文成的副官郭玉真(东光县郭桥人),此人专与我党东光县政府作对,对其它人员经教育后全部释放,对李文成则由肖华司令员亲自和他个别谈话,李本人表示愿意跟共产党抗日的决心后,又被派回我们新组成的“运河支队”工作。
        至此,“独立第2旅”所属部队全部解散,仅有个别人自愿参加八路军,我只记得有郭家桥的郭云芳等人是这个时间参加八路军的。在该部工作的共产党员都返回原单位工作。在这次强行整编“独立第2旅”的战斗中,东光县大队参加了配合行动,完成任务后,肖华司令员从八路军第5支队中抽调第5大队与东光县大队、盐山县大队组成“长沙支队”,1939年秋改为“运河支队”。支队辖3个大队,盐山县大队为第1大队大队长谢仲池(后到第三野战军工作)、副指导员李万珍(1942年叛变投敌);东光县大队为第3大队,大队长苏龙田(1941年叛变投敌)、指导员周连芳(后任我军某学校政治干部);第5大队大队长姓石(名字记不清了,都叫他石大麻子)、指导员尚中兴(后任武汉某造船厂党委书记),约500人。支队长李文成,参谋长傅继泽,政治部主任康伯明,总支部书记韩天伦。我们东光县大队改编为运河支队的第3大队。从此我们就由地方武装上升为基干武装。中共东光县政府在我们走后,又从各区中队抽调人员,重新组建了新的东光县大队。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大高台惨案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