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哪个喊你关手机
2015-05-07 16:50:07 来源: 作者:王宽 【 】 浏览:1153次 评论:0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星期四下午六点过,滨江市市中区教育局副局长刘蕊动作麻利地收拾好办公桌上的文件,锁好办公桌的抽屉,正准备离开办公室回家时,办公桌上的座机铃声突然悦耳地响起。“都已经下班了,哪个还这个时候凑热闹啊!”刘蕊有些不乐意地嘟哝着拿起电话,一接,却立刻笑了,哦,是胡梅打来的,胡梅邀请刘蕊和她的老公马进帅晚饭以后到她的家里打麻将。“好的,好的,梅梅,只是老马陪省厅的领导检查工作去了,我打手机给他,让他尽量争取早点儿赶回来!我七点半一定准时,一定准时到!”刘蕊连声答应。
胡梅是滨江市市中区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郑德大的老婆,也是刘蕊读大学时的闺蜜,现任滨江市市中区监察局副局长。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刘蕊和胡梅大学毕业后一起分配回了滨江市老家,二十多年来,两家的关系一直很铁,经常在周末或者晚饭后邀约着一起打麻将。
刘蕊锁好办公室的防盗门,走出办公室,来到走廊上,一边走一边拨打马进帅的手机,打算告诉马进帅,让他晚餐后早点儿赶回来去郑德大的家里打麻将,哪晓得马进帅的两部手机一部都打不通。也许老马他们现在正在吃晚饭、喝酒,不喜欢被别人干扰,暂时关了手机,待会儿再打吧,反正时间都还早。刘蕊想想,把手机放回了她挎着的精致小坤包。
这天在家里吃午饭时,马进帅对刘蕊说,他和市政府的廖副市长下午要陪来滨江市的省环保厅朱副厅长检查污水处理厂二期工程的建设进展情况,不回家吃晚饭。
刘蕊当然清楚环保工作的重要性,也晓得身为滨江市环保局局长的马进帅公务繁忙,不回家吃饭是常有的事,就习惯性地随口回答:“行,你忙你的,晚饭我自个儿吃就行了。”
刘蕊来到滨江市中区教育局办公大楼前的停车场,打开她的那辆桑塔拉私家车的车门,坐进后关上车门,系好安全带,正准备启动车时,手机突然响了,她从放在副驾驶座上的小坤包里摸出手机,按下接听键,一看显示屏,是一个陌生号码,嗯,谁呢?她脑子里急速地搜寻着记忆,还没有来得及询问,一位陌生男人的声音已经响起,陌生男人自我介绍说他是滨江市一中的一位退休老教师,刚才他经过东大街时,目睹一位老人穿越人行道被一辆违规闯红灯的轿车撞倒了,他已经拨打公安“110”报了案,并用手机通知了“120”急救中心,急救中心说市第一人民医院马上派出救护车到现场,他从老人胸前吊着的硬纸牌上看到写有马富贵和三个亲人联系电话号码,他第一个号码没打通,才拨打的这个号码。退休老教师说,马富贵老人的头被违规闯红灯的轿车撞破了,鲜血流了一地,情况看起来非常严重,请家人赶快去市第一人民医院。
刘蕊大惊失色,连忙向退休老教师表示感谢,说她是马富贵的儿媳,她马上就赶去市第一人民医院。
刘蕊挂断退休老教师的手机,立即拨打马进帅的手机,然而,马进帅的两部手机仍然一部也打不通。
老马他们肯定是喝酒较上劲了,这一较上劲,不喝他个尽兴绝对散不了场!身为政府部门副科级官员的刘蕊当然清楚公款吃喝的排场,尤其是酒桌上的那些劝酒令,那可真是花言巧语,名堂繁多,什么: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感情厚,喝不够,感情薄,喝不着,感情铁,喝出血;什么:不会喝酒,前途没有,一喝九两,重点培养。老马正活动调省环保厅,今天晚上这顿酒,他肯定要在朱副厅长面前好好表现。也罢,也罢,过一会儿再拨打他手机吧。刘蕊尽管心里十分焦急,却也无可奈何。
刘蕊又拨打儿子马军的手机,也没能拨通。今天究竟咋个啦,父子俩像是商量过似的,关键时刻一起关了机!刘蕊的心里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窝火。
刘蕊苦笑着摇摇头,把手机放回小坤包,开着桑塔拉私家车出了停车场,上了回家的西大街。由于正值下班的高峰期,加上雾霾严重,到处都是灰蒙蒙的,能见度极差,致使道路拥堵得非常厉害,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平时只要十多分钟就能走完的路程,这次却用了将近四十分钟,刘蕊好不容易才把桑塔拉私家车开回住宅小区。停好车,刘蕊回家找出马富贵放在保险柜里的医保卡,半刻也没敢停留就又马上返回停车场,开着桑塔拉私家车赶往滨江市第一人民医院。
刘蕊在滨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停车场找到一个空车位停好车,已经快打晚上七点半了,她心急火燎地赶到滨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120”急救中心询问,得知马富贵早就送进了急救室抢救,悬着的一颗心才陡然落了下来。按照医生的吩咐,刘蕊去入院处补办了马富贵的入院手续,补交了马富贵的医保卡。
刘蕊拿出手机,正准备再次拨打马进帅的手机,手机却自己响了,是胡梅打来的,胡梅催促说,都打过七点半了,刘蕊怎么还没去?马进帅能不能去?刘蕊这才想起她刚才一门心思忙马富贵住院这事,把去胡梅家打麻将的事完全搞忘了,急忙向胡梅赔礼道歉,说老爷子下午快下班时在街头被车撞伤了,现正在一医院进行抢救,马进帅和马军的手机又打不通,她一个人跑上跑下都忙晕了,她刚给老爷子办好住院手续,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晚上不能陪梅梅和郑大哥打麻将了。胡梅听刘蕊说马富贵被车撞伤了,也吃惊不小,忙问老爷子有没有生命危险。刘蕊说,现在很难讲,医生只是表示一定竭尽全力抢救。胡梅告诉刘蕊,有啥子需要她和老郑帮忙,打电话给她就是。刘蕊表示感谢后,再一次拨打马进帅的两部手机,还是被告知关机。“关机,关机!要关到猴年马月,这不是活生生要急死人吗!”刘蕊急得忍不住嚷了起来,怎么办啊?她苦苦思索,光是着急没有半点儿用,当务之是必须尽快找到马进帅。但咋个才能找到呢?对呀,找何凡,作为环保局的“大管家”,何凡肯定和老马在一起。刘蕊拨打何凡的手机,被告知关机,刘蕊愣了片刻,拨打滨江市环保局办公室副主任汪俊的手机,这次是一拨就通了,手机一拨通,刘蕊告诉汪俊,老爷子在街头被车撞伤了,现正在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需要赶紧通知老马,但老马的两部手机都关机,她拨打办公室何凡主任的手机,也被告知关机,请汪副主任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尽快帮忙联系上老马?汪俊请刘蕊不要着急,她马上就联系。刘蕊忐忑不安地等过了一会儿,接到了汪俊打来的电话,汪俊用很遗憾的语气告诉刘蕊,她刚才先后拨打了和马局长在一起的龙副局长、严副局长、何主任、秘书科沈科长、陈秘书、面包车驾驶员小范的手机,但全部都被告知关机,无法联系上。听汪俊这么一说,刘蕊急坏了,忙问汪俊,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汪俊说,现在还不到八点钟,马局长他们肯定还在用餐,如果没有临时变动的话,进餐地点不是在南郊的“龙凤苑农家乐”就是在东门桥头下的“江之头鱼舫”,这两处是市环保局多年来的定点接待点,中央的八项规定下来后,一次也没再去过,但今天接待省厅领导,应该会破例。汪俊自告奋勇地表示,她愿意亲自去跑一趟。刘蕊松了一口气,对汪俊说,既然她已经知道了老马进餐的地点,她让马军跑一趟就行了,就不必麻烦汪副主任了。
刘蕊拨打马军的手机,这次倒是一拨就通了,刘蕊很生气地责问马军刚才为啥子关机?马军解释说,刚才局里开中层干部会,传达省纪委的文件精神,局长叫参会的人员全部关上手机。局长传达完文件后,又翻来覆去讲了一大通如何贯彻落实文件精神的废话,一分钟前会才开完,他刚刚开机,正准备给老妈打电话。刘蕊告诉马军,他爷爷在东大街被车撞伤了,现正在一医院抢救,她拨打他老爸的手机,一直关机,刚才她问了市环保局办公室的汪副主任,知道他老爸他们进晚餐的地点,不是在南郊的“龙凤苑农家乐”,就是在东门桥头下的“江之头鲂”,他马上跑一趟,找到他老爸后,俩人直接赶到市一医院,她在抢救室的门口等他们。马军大吃了一惊,说他原本打算和女朋友珠珠待会儿一起去吃肯德基,他就不去了,打个电话给珠珠解释一下,另外约时间,他立即就去找他老爸。刘蕊叮嘱马军悄悄行事,注意保密,如今是非常时期,他老爸陪朱副厅长、廖副市长进晚餐可是一等一的机密,泄露了可不得了。马军说他明白,让刘蕊尽管放心好了。
挂断和马军的电话,刘蕊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了不少,这才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她抓紧时间到一医院门口的一家小面馆里吃了二两面条,就三步并作两步赶回到急救室的门口,看见急救室门上方的红灯还亮着,抬起手腕看看表,坐回椅子上,心情不禁又变得异常地沉重了起来。唉,真是砍竹子遇到节节,哪壶不开提哪壶,眼看着就要过春节了,昨天刚把小保姆晓敏放回她乡下的老家过年,哪晓得今天老爷子就出了这样的事,不晓得老爷子能不能够挺过这一关?也不晓得军儿找到老马没有?刘蕊想着,从小坤包拿出手机,拨通了马军询问情况,马军说,他刚去过南郊的“龙凤苑农家乐”,没有找到他老爸,现正赶往东门桥头的“江之头鱼坊”。马军满有把握地安慰刘蕊,既然“龙凤苑农家乐”没人,一定在“江之头鱼坊”。
刘蕊挂断马军的电话,坐在抢救室门口走廊里的长椅上心神不定地等待着。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走廊里早就没有了白天人来人往的喧嚣,显得格外的安静,刘蕊抬起手腕看看表,觉得时间过得真是太慢了,想到如果不是马富贵意外被车撞伤,这会儿,她应该正在胡梅家的牌桌上鏖战,唉,身为大学教授的老爷子,辛辛苦苦地教书育人一辈子,老伴几年前去世后,老马好说歹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说通他从省城搬来滨江市和大家一起住。老爷子尽管八十多岁了,又患有轻微的老年痴呆症,仍然喜欢每天上街走走或者到公园逛逛,平时,有小保姆晓敏陪着他,用不着担心,这不,晓敏一走,他独自上街,就出大事了。老马是个大孝子,要是晓得老爷子被车撞成了重伤,不晓得会急成个啥子样子。刘蕊越想越觉得心里烦躁,又想到也不晓得撞伤老爷子的那辆轿车找到没有、撞伤老爷子的驾驶员找到没有?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市中区公安“110”报警中心,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后,询问东大街闯红灯撞伤马富贵后逃逸的那辆轿车找到没有?“110”报警中心的值班警官告诉刘蕊,通过街头的监控摄像头,已经确定逃逸的那辆轿车的车型、颜色、车牌号,目前正组织警力在全市范围内搜寻,相信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一定能够破案。值班警官要了刘蕊的手机号码,说他们会随时与她保持联系,向她通报案情的进展情况。
刘蕊把手机放回小坤包,给局长打了个电话,把老爷子被车撞伤正在医院抢救的情况简单说明后,请了半天事假。局长爽快地同意了,叮嘱刘蕊好好照顾马富贵,说如果需要延长假期,给他说一声就行了。刘蕊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别看局长平时对下属要求很严格,但真正遇到困难,有事请假,他还是很讲人情味的。这样想着时,寂静的走廊另一头响起一阵重重的脚步声,刘蕊下意识抬起头望去,看见马军大步流星地走过来了。咋个只有军儿一个人?老马呢?难道军儿没有找到他?刘蕊好生奇怪,没等她开口,快步走到她面前的马军已沮丧地告诉她,两个地方他都去找过了,根本就没人。没人?刘蕊大为不解,问马军究竟是咋个一回事。马军垂头丧气地告诉刘蕊,他接到她的电话后,立马就驱车直奔南郊,到“龙凤苑农家乐”大门旁的街边临时停车位停了车,下车后走进“龙凤苑农家乐”,看见院坝里空落落的,只稀稀落落停了几部轿车,没见停有市环保局的公车。他径自走进经理室,准备问吴经理,却意外地发现他认识的市纪委二处的梁处长和小范正在问吴经理,最近,有没有市、区党政机关部门在“龙凤苑农家乐”公款消费。吴经理肯定地回答说没有,不信,可以查收款记录。吴经理哭着脸向梁处长和小范诉苦,中央的八项规定下发后,最近这几个月,他们“龙凤苑农家乐”没有了公款消费,生意真是“一落千丈”啊。他正准备转身离开,被梁处长和小范发现了,梁处长笑着向他打招呼,问他来“龙凤苑农家乐”干吗?他当然不敢说是来找他老爸,急中生智,谎称局长派他来这里看看有没有区县财政局的人公款吃喝。梁处长和小范对他的回答很满意,说,如此看来,你们市财政局贯彻中央八项规定做得蛮不错嘛。吴经理告诉他,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财政局的人来“龙凤苑农家乐”公款消费了。他对梁处长和小范说他还是放心不下,决定四处再看看,梁处长和小范执意和他一起看。吴经理显然心里很不乐意,脸拉得老长,勉为其难地陪着他们把“龙凤苑农家乐”的餐饮大厅和各个包厢通通看了一遍,只有稀稀落落不到十个散客,他还特意查了收款登记,没有财政系统和环保系统公款消费的记录。
马军顿了顿,接着说,告别老范和小马后,他去上了一趟厕所,在厕所门口碰巧遇到“龙凤苑农家乐”的一位服务员,他压低声音问那位服务员,市环保局有没有人今天来这里用过晚餐,那位服务员坚决否认。在“龙凤苑农家乐”扑空后,他随即驱车赶到东门桥头下的“江之头鱼舫”,查看了每个包间和消费记录,既没看见他老爸,也没发现有市环保局的消费登记,他就直接开车到医院来了。
在这最需要马进帅尽孝心的时候,马进帅彻底失联了。
刘蕊和马军不甘心,俩人每隔几分钟就不厌其烦地轮番拨打马进帅的两部手机,但一直被告知关机。
快打九点钟时,郑德大、胡梅和刘蕊熟悉的两个牌友捧着一束鲜花、提着三网兜营养品和水果,一起来到了市一医院的急救室门口,胡梅对刘蕊和马军说,因为挂记着老爷子的伤情,她们几个打麻将也没有心思,打了几圈就实在打不下去了,大家就一起赶过来了。
郑德大安慰刘蕊和马军,不要担心,市医院是三甲医院,医疗设备先进,医生技术过硬,应该能把老爷子抢救过来的。
胡梅说,老爷子吉人自有天象,不会有事的。
大家正说着话时,急诊室的门打开了,没等刘蕊询问,主治医生已经脸色凝重地说,他们已经竭尽全力了,但由于马富贵老人的伤势太严重、失血过多、最终还是没能够抢救过来。
刘蕊和马军悲痛欲绝,马军更是忍不住放声大哭。
郑德大、胡梅和两位牌友为马富贵的不幸去世深表遗憾,纷纷劝说刘蕊和马军节哀顺变,老爷子已经过世,活着的人还得多多保重才是。
郑德大帮忙联系了滨江市东郊殡仪馆,派车拉走了马富贵的遗体,郑德德大、胡梅和一起来的两个牌友与刘蕊、马军一道随车去了东郊殡仪馆,帮助布置灵堂。
整整一个晚上,刘蕊和马军不止20次拨打马进帅的手机,一直没有拨通,全是告知关机。
第二天早晨快打八点时,滨江市东郊殡仪馆内停放马富贵遗体的肃穆灵堂里,哀乐阵阵低迴,香烛气味缭绕,已经摆放了好几个单位和个人送来的花圈。刚刚送走一拨前来吊唁的朋友,忙碌了大半夜、疲惫不堪的刘蕊和马军正想喘口气稍稍歇息一下时,刘蕊接到了马进帅打来的电话,没等刘蕊开口,马进帅已经生气地责备刘蕊是天塌下来了还是咋个,他一晚上没有回家,她和军儿就打了几十个电话找他?不晓得他在陪省厅的朱副厅和市政府的廖副市长吗?
马进帅不问青红皂白的一番抢白使刘蕊火冒三丈,她忍不住大声嚷叫了起来,陪朱副厅长、陪廖副市长,陪得好,陪得好,陪得实在是好,陪得老爷子在街头被汽车撞死了也找不到人!
马进帅一听刘蕊说他的老父亲在街头被汽车撞死了,不啻遭到晴空霹雳,忙问刘蕊是咋个回事。
听刘蕊气呼呼地说完事情的经过,马进帅心如刀绞,痛苦地呻吟一声,瘫软在了面包车的座位上。
与马进帅同坐一辆面包车的龙副局长、严副局长发现马进帅不对劲,忙询问马进帅发生了啥子事,马进帅有气无力地哽咽着诉说了事情的原委。龙副局长、严副局长和同车的何主任、沈科长、陈秘书和行政科高科长及驾驶员牛强对马富贵的去世深表惋惜,安慰马进帅节哀顺变,说事已如此,也不要太难过了,保重自己的身体要紧。龙副局长和严副局长果断地吩咐何主任赶紧安排机关人员到东郊殡仪馆去帮忙、值班。龙副局长告诉马进帅,他和严副局长送走朱副厅长、廖副市长后就到东郊殡仪馆祭拜老爷子。何主任打通马进帅专车驾驶员小朱的手机,叫小朱马上到中山路口接马进帅。
马进帅强忍内心的极度悲痛,刚向大家表达了谢意,刘蕊的电话又紧跟着打了过来,责问马进帅,昨天在哪里吃的晚饭?为啥子马军在“龙凤苑农家乐”和“江之头鱼坊”都没找到他?吃完晚饭干啥子去了?为啥子一晚上都不回家?马进帅抹着泪水告诉刘蕊,汪副主任说得没错,他昨天确实是陪朱副厅长、廖副市长在南郊的“龙凤苑农家乐”进的晚餐,只不过由于现在处于非常时期,害怕万一碰上纪委的暗查人员或者媒体的暗访记者,他们没有在大厅或者包厢里进餐,而是从“龙凤苑农家乐”后院假山旁的一扇隐秘小门下到刚峻工不到一个月的“地下宫殿”,在“地下宫殿”1号包厢里进的晚餐。晚餐后,他陪朱副厅长、廖副市长打麻将,一直打到今天凌晨将近一点,才到“龙凤苑农家乐”的地下住宿部休息。他几分钟前刚在“龙凤苑农家乐”地下餐厅吃过早饭,正陪朱副厅长、廖副市长往市区赶。
刘蕊满腹疑惑地继续追问,既然是在“龙凤苑农家乐”地下餐厅进的餐,那为啥子马军没有看见“龙凤苑农家乐”的院坝里停放有市环保局的公车?
马进帅叹了一口气,向刘蕊解释说,马军没看见“龙凤苑农家乐”院坝里停放有市环保局的公车,是因为朱副厅长和廖副市长乘坐的奥迪轿车、他和市环保局人员乘坐的面包车昨天下午把他们送到距离“龙凤苑农家乐”几百米的小巷口,等大家下车后就马上掉头开走了。“龙凤苑农家乐”的吴经理昨天就给所有的服务员下了封口令,即便是天王老子问起,也不准泄漏朱副厅长、廖副市长和他们市环保局一行来进餐的信息,哪个要是敢泄漏,绝没有好果子吃。马军问服务员,服务员当然是坚决否认了。
刘蕊继续追问马进帅,为啥子他的两部手机都一直关机?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马进帅解释说,至于两部手机都一直关机,是朱副厅长和廖副市长要求的,主要是害怕吃饭的人中间万一出了叛徒偷偷,向纪委举报。所有人的手机一律上交,由廖副市长保管,刚才上车前,廖副市长才把手机还了大家,说现在可以开机了,他才开了手机。
马进帅对刘蕊说,中山路口就快到了,他下车后马上转坐来接他的专车赶往西郊殡仪馆。
刘蕊弄清楚了原因,不好再责备马进帅,叮嘱马进帅不要再耽误了,挂断了手机。
马进帅仍然牢记着组织原则,没有忘记及时打手机向廖副市长请假,说他不能再陪朱副厅长和廖副市长继续检查了,说明了请假的原因,廖副市长一口答应,向马进帅表示真挚的慰问,并把马富贵去世的消息告诉了坐在他身旁座位上的朱副厅长,朱副厅长让廖副市长转告他对马进帅的慰问,说实在是对不起,马进帅为了接待他,把这么重大的事都给耽误了。
马进帅在中山路口下了面包车,坐上等候在路旁接他的专车。
十几分钟后,马进帅的专车风驰电掣般开进了滨江市西郊殡仪馆,专车刚一停稳,马进帅就迫不及待地拉开车门冲了出去,一路小跑进哀乐低徊的灵堂,在装着马富贵老人遗体的水晶棺前扑通一声跪下,对着水晶棺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泪流满面地忏悔道:“老爷子,都怪我关机关得真不是时候,老爷子,请您原谅我、原谅我这不孝之子,不孝之子吧!”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三排杨树 下一篇母亲赞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