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路遥的不平凡人生
2015-10-10 15:11:06 来源: 作者:钢 凝 【 】 浏览:613次 评论:0
 一
 
11月17日,是著名作家路遥逝世23周年的日子。我想写篇文章纪念他。路遥这个名字深刻脑海,是与他发表的小说《人生》《平凡的世界》有关,我想不仅仅是我。
我与路遥有一眼之缘,是在西安市。这和我1985年发表的小说《故乡的泥土》,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中国青年报》联合举办的“千字小说征文”获得一等奖,被部队保送到西安空军电讯工程学院学习有关。
8月29日到学院报到后不久,学院政治部刘旭奇干事给我一张申请加入西安市作家协会的表格。我填好表格盖好公章后,亲自把表格送到西安市作家协会。工作人员告诉我,1985年度的已审批完毕,要等来年了。1986年7月,我顺利入会,是第271名会员。

我前段看到一组数据,说西安市作家协会成员到2010年4月为624人。根据资料分析,该协会现在每年发展会员80人左右,至2015年估计有会员近1000人。我作为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的时间不长,一年时间,因为军校毕业后我就离开了西安。

我入会不久,9月18日中秋节(星期四)下午,西安市作家协会在所在地莲湖区莲湖路大莲花池街莲湖巷2号办公楼会议室,举办了西安市作家中秋茶话会。内容主要是领导讲话重点人员谈写作体会。主桌摆了一个长方形,其他桌两边摆放,桌子上有水果花生瓜子等。参加人员200人左右。茶话会有一项议程介绍新入会的会员,大概有10来个人。介绍到我这儿,我站立起来,贾平凹说:“很年轻,起点也高,继续努力。”那年我23岁,恐怕是那时西安市作家协会最年轻的会员。当时贾平凹是西安市作家协会的专职作家,协会副主席,34岁。我非常喜欢贾平凹的散文和早期的《满月儿》《二月杏》等文学作品。
路遥也参加了茶话会,还讲了他的创作体会,具体内容已经模糊不清了。那年路遥37岁,当时给我的印象,他身材微胖,戴付眼镜,一直在抽烟,老是低着个头,好像是在看讲稿。陕西人都是淳朴的模样,再加上他们的陕西话,更显朴实可敬。到今天,29年过去了,我还记得贾平凹几次用陕西话对人们说:“你们吃么,吃么。”劝大家吃桌子上的东西。贾平凹也是烟瘾很大,一直在吞云吐雾。
那次茶话会,我关注的是路遥、贾平凹两位作家,但对路遥的关注更强烈一些。因为路遥的文学作品《人生》影响太大了(那时《平凡的世界》尚未发表)。路遥的文学创作手法我喜欢,很传统,读起来也很舒服。
 

 
路遥的人生不平凡。
路遥1949年12月3日生于陕西省榆林市清涧县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7岁时因家穷,弟妹又多,被过继给延川县农村的大伯家。在延川中学读初中时,被时代所造弄,担任“延川县红色造**派第四野战军”(简称“红四野”)军长(其他造**派称总司令)。这件事对路遥的影响是巨大的,也是路遥心中无法摆脱的一个痛。因为这件事,在路遥人生的关键处,总有人状告他武斗时有一个“人命案”(后查明与他无关)。参与武斗并是头头,路遥想参军,政审时不合格,没能进入军界。
1973年夏,全国高校普遍恢复招生。当时的招生方式是实行推荐选拔制,即上级把大专院校的招生名额分配到县上,由公社给县文教局上报推荐对象,文教局负责政审及向大专院校推荐。当时的招生虽是文化课考试与社会推荐相结合,但因是招收工农兵学员特别强调出身与表现,只要政审不出问题,招生院校一般不做改变。文教局同志想把路遥推荐到北师大去,把路遥发表的作品呈上,招生老师开始十分满意,可是审查简历时却直摇头。因为造**派在当时可是个大忌,更何况路遥还是“红四野”叱咤风云的“王军长”(路遥原名叫王卫国)!
本来中央有政策,对于“文革”初期学生中犯错误的,“高中以上的记入档案,初中以下的既往不咎”。路遥是初中毕业生,属于“既往不咎”者。可是,北师大招生教师婉言拒绝。文革是一场浩劫,视造**派如恶虎,招生老师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
县文教局的同志再往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送,陕师大招生人员也坚决不要。有人想给延安大学推荐碰碰运气,县委书记申易亲自出马做路遥上大学的工作。申易那时候并不知道路遥会有多大出息,他只是本着正义与良知。延安大学录取了路遥,到中文系七三级学习,成为延大恢复招生后招收的第一届工农兵学员。路遥是积极努力的,入学两个月后,中七三级进行班干部选举,路遥全票当选为班长。
 

 
1976年9月毕业的路遥,经过一番周折,分配到陕西省文艺创作研究室的《陕西文艺》编辑部工作(1977年改名为《延河》)。住房困难,路遥就在小说组房间支张床,便是宿舍了。那时,晚上熬夜看书或写作几乎成为他的常态。路遥的生活很能凑合,五分钱的咸菜能吃几顿,一小碟油炸花生米能吃几天,吃烤焦的干馒头几乎伴随了他整整二十年的写作生涯。他有睡懒觉的习惯,一觉爬起来都是9点到10点了,只能吃夜里烤的红苕或焦干的馒头。他熬夜还有个特点,就是靠拼命地抽烟来提神。
1978年底《人民文学》编辑部评选全国首届优秀短篇小说奖。当年底,评奖结果揭晓,陕西有两位新人的作品榜上有名:一篇是莫伸发表于《人民文学》1978年第1期的《窗口》,另一篇是贾平凹发表于《上海文学》1978年第3期的《满月儿》。这两篇小说获奖,对于路遥的震动很大,他调整创作战略,精心创作中篇小说《惊心动魄的一幕》。
《惊心动魄的一幕》写于1978年,是写在“文革”“武斗”期间,被造**派“关押”的县委书记马延雄,为了避免两派大规模“武斗”而勇敢献身的故事。《惊心动魄的一幕》写成寄出后,两年间,接连投了当时几乎所有的大型刊物,都被一一退回,退回原因都是与当时流行的观点和潮流不合。路遥甚至有点绝望。而当时的其他陕西作家却喜事连连,陈忠实的短篇《信任》和京夫的《手杖》又分获1979年和1980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路遥的创作在中篇与短篇之间徘徊,先后写出的短篇小说仅仅是发表增加数量而已。
命运之神总是眷顾不屈不挠的人。就在路遥彻底灰心的时候,《当代》文学杂志准备刊用。《惊心动魄的一幕》在《当代》杂志1980年第3期上头条刊发,秦兆阳专门题写标题。在秦兆阳的推荐下,《惊心动魄的一幕》还一连获了两个荣誉极高的奖项:第一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1979年——1981年度《当代》文学荣誉奖。尤其是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是陕西作家第一次获奖。
路遥是家中长子,他虽然过继给延川的伯父为子,但延川和清涧两方面的事情都要顾及。路遥是这个家族站在省城重要“公家”门上的唯一一人,农村里的亲戚总有诸多让他办不了和办不完的事情。延川养父母这边,二老虽没有什么事情,但他的弟弟“四锤”,1972年时也来到大伯的门上生活。在路遥花费好多周折的帮助下,成为延川县农机局施工队的一名合同制推土机手。清涧县亲生父母那边,还有六个孩子——三男三女。当时,农村还没有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亲生父母那里孩子多,家里穷得叮咣响。路遥的大妹妹因挖野菜在山崖下摔伤,1975年离开人世。路遥的大弟参军后转业留在西安的省结核病医院工作,总算脱离苦海。而三弟勉强读完高中后,在农村教了一年书,他无法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庭,跑到外面闯荡。路遥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小弟弟高中毕业,路遥认为小弟弟是几位弟妹中最有思想的人,他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帮助这位有前途的弟弟。也就是说,在1979年到1980年之间,路遥除了要搞好编辑工作,并以饱满的激情进行创作之外,还要抽出很大一部分精力来处理老家的事情。
 

 
路遥在创作随笔《早晨从中午开始》中,这样讲述创作《人生》的情景:“细细想想,迄今为止,我一生中度过的最美好的日子是写《人生》初稿二十多天。在此之前,我二十八岁的中篇处女作已获得了全国第一届中篇小说奖,正是因为不满足,我才投入到《人生》的写作中。为此,我准备了近两年,思想和艺术考虑备受折磨。记得近一个月里,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分不清白天和夜晚,浑身如同燃起大火,五官溃烂,大小便不畅通,深更半夜在陕北甘泉县招待所转圈圈行走,以致招待所白所长犯了疑心,给县委打电话,说这个青年人可能神经错乱。”事实正是如此,路遥创作《人生》时,小屋子里烟雾弥漫,房门后铁簸箕里盛满了烟头,桌子上扔着硬馒头,几根麻花,几块酥饼。头发蓬乱,眼角黏红,夜以继日的写作,他的手臂痛得难以抬起。
中国青年出版社为了扩大《人生》的社会影响,想在出书之前先在一家有影响的刊物上作为重点稿件推出。《人生》很快在《收获》杂志1982年第3期头条位置刊发。福建的《中篇小说选刊》第5期全文刊选,《新华文摘》第9期也全文刊载。1983年,路遥成为中国作协陕西分会驻会专业作家。3月中旬,《人生》荣获中国作家协会颁发的“1981——1982年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这次获奖,进一步确立了路遥在新时期中国文坛的地位。
持续不断的《人生》热,也彻底地把路遥推到“名人”的位置。成为“名人”后,路遥的生活节奏与生活规律被彻底打破。有一次他回到延安,生父领着好几个亲戚从清涧赶来叫他办事。父亲对他说,在困难时期,某某给了咱家五升高粱,是咱家的救命恩人,现在他儿子有个什么事,你得给办了。某某是咱的什么亲戚,亲情关系可重哩,他家有什么问题,也要解决。有要求调动工作的,有要求解决户口的,还有打官司的。
《人生》火了,路遥红了,当年延川“武斗”时的对立派们,见查“三种人”仍没有扳倒路遥,便给中国作协陕西分会甚至是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写匿名信或公开告状信告发路遥。其罪名大都是路遥在“武斗”期间打过人,路遥在“武斗”期间有“人命案”等等。每次告发后,中国作协陕西分会就派调查组调查问题。其中告得最激烈的是原延川的一位老领导,他在“文革”武斗期间挨过延川“红四野”的批斗甚至殴打,公开控告路遥的“罪行”。直到1984年冬,路遥亲自登门道歉,方才罢休。这位老领导的原谅,标志着告路遥状的结束。这样,路遥在1985年元月顺利当选为中国作协陕西分会党组成员。
 

 
路遥要跨越《人生》这个横杆,他在无数焦虑而失眠的夜晚警告自己,必须摆脱热闹的“广场式生活”,进行新的文学创造。路遥要创作一部全景式反映从1975年之后,中国城乡社会近十年间变迁的史诗性小说。他初步确定小说框架是三部、六卷、一百万字。路遥的创作与一般作者相比,有许多质的不同。一般作者的创作,是先萌发灵感,再像滚雪球一样生发主题与故事框架。而路遥的创作是典型的意在笔先,先有明确的主题,而后广泛搜罗材料,形成框架,捕获串联线索,激发创作灵感。这种倒置的创作方式,注定了他赋予的使命感更为突出与沉重。
路遥的准备工作扎实而认真。路遥首先从阅读中外长篇小说开始,学习和借鉴前人长篇小说创作的经验。他给自己罗列了近百部长篇小说阅读书目,外国作品占绝大部分,并认真读完其中的十之八九。在阅读过程中,他进行认真的分析与研究小说的主题和结构。其次,路遥阅读大量杂书。路遥在《早晨从中午开始》中讲,他当时阅读面很广:“理论、政治、哲学、经济、历史和宗教著作等等。另外,还找一些专门著作,农业、商业、工业、科技以及大量搜罗知识型小册子,诸如养鱼、养蜂、施肥、税务、财务、气象、历法、造林、土壤改造、风俗、民俗、UFO(不明飞行物)等等。那时间,房子里到处都搁着书和资料;桌上、床头、茶几、窗台,甚至厕所,以便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随手都可以拿到读物。”在高强度的读书活动进行到一定程度后,路遥又按既定计划转人到作品背景材料的准备工作。为了彻底弄清楚这十年间的社会历史背景,以便在小说创作中准确地描绘出这些背景下人们的生活形态和精神形态,路遥决定用最原始的方法——逐年逐月逐日地查阅这十年间的《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参考消息》《陕西日报》和《延安报》合订本。在他看来,报纸不仅记载了国内外每一天发生的重大事件,而且还有当时人们生活的一般性反映。他想方设法找到这些报纸合订本。室内工作告一段落之后,路遥就急切地重返陕北故乡,进行生活的“重新到位”,加深对农村、城镇变革的感性体验。路遥奔波在乡村城镇、工矿企业、学校机关、集贸市场;国营、集体、个体;上至省委书记,下至普通百姓;只要能触及的,就竭力去触及。
 

 
1985年4月21日——24日,中国作协陕西分会在咸阳召开三届二次理事会(扩大),会议选举了路遥、贾平凹、陈忠实、杨韦昕为副主席。路遥在三十六岁就担任中国作协陕西分会副主席,并分管长篇小说创作。
1985年金秋,路遥带着两大箱资料和书籍,以及十几条香烟和两罐“雀巢”咖啡,从西安北上铜川一头扎到铜川矿务局所辖的陈家山煤矿矿医院,正式进行酝酿三年之久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第一部的创作攻坚阶段。陈家山煤矿医院的创作环境并不好,因为在搞基建,白天里各种机器声和人声嘈杂成一片。好在路遥进入工作状态后,完全处于超然物外的状态,也忘记了这些恼人的声音存在。
创作生活是艰苦的,矿医院职工食堂的伙食单调而没有什么营养,仅仅是能吃饱而已。中午一般只有馒头米汤咸菜,下午一般是面条,或者重复中午的饭菜。路遥因早晨起床迟,从不吃早饭,中午和晚上随灶吃饭,灶上做什么,他就吃什么,在吃食上从不讲究。有时候创作紧张忘记吃饭,甚至一天只凑合一顿饭。他每天中午吃完两个馒头一碗稀饭,就匆匆赶回工作间。在准备当天工作的空档烧开水冲一杯咖啡,就立刻坐下工作。晚上吃完饭,要带两个馒头回来,凌晨工作完毕上床前,再烧一杯咖啡,吃下去这两个冷馒头,权当是一天的加餐。
路遥在创作之前已把三部曲的核心框架,绘制了巨制的草图。现在把每天的任务都做了限制,完不成任务就不上床休息。路遥烟瘾很大,而且喜欢抽好烟,甚至每月工资的二分之一都贡献给烟草商了。他抽烟时还有个习惯,即一个时期只固定抽一个牌子的香烟。当时,他只抽云南玉溪卷烟厂的“恭贺新禧”。12月上旬,路遥终于完成第一部的初稿创作。简单放松之后,路遥在1986年春节过后又收紧神经。他决定在1986年的春天里完成这部小说的抄写与修订工作。在抄写第二稿期间,路遥每天中午一吃完饭就伏案抄写。抄写到手僵硬的时候,才停下来烧一杯咖啡,稍微放松一下。在黎明到来、城市快要醒来的时候,路遥拖着弯腰勾背的身体,穿过作协大院,回家属楼去休息。他有时感到自己的体力明显地透支——因为深夜上楼时,手扶着栏杆,还要在每一拐角处歇一歇,才能走回家。如果像现在电脑打字,是不是少些辛劳。
 

 
投稿《平凡的世界》时,路遥自信满满,拿给曾多次护佑自己的《当代》编辑看时,却被冠冕堂皇的理由退稿了。作家出版社的一位编辑看了三分之一后就干脆直接退给路遥,说这本书不适应时代潮流,属于老一套“恋土派”。事实上,路遥在构思与创作《平凡的世界》第一部时,现代主义的文学思潮已经铺天盖地,各种外来的文学思潮和表现方法令人眼光缭乱。“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过时论”的言论甚嚣尘上,作家们唯恐自己不新锐、不时髦。文学界由“写什么”到“怎么写”的风潮转向中,许多作家纷纷开始向“魔幻现实主义”“意识流”“象征主义”“黑色幽默”等方向突围。许多作家强调创作的潜意识性、非理性、强调表现人的情欲——性欲,表现人的非理性状态,表现人的原始性。甚至到了小说里不写人的原始性欲,就不是小说,不在形式上玩所谓的“花样”就不是好小说的地步。
经人推荐,《花城》杂志副主编谢望新乘飞机来西安看稿,经过几天阅读,谢望新认为这部作品是近年来长篇小说的优秀之作,不仅准备刊用,而且想在作品发表后由《花城》和《小说评论》联合在京召开作品研讨会,向社会推荐这部作品。直到8月份,路遥才与中国文联出版公司正式签订出版合同。这样,《平凡的世界》第一部终于在1986年11月由《花城》第6期全文刊发的同时,也在12月份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了第一版的精装与平装两种版本。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还未发表,1986年7月,路遥在吴起县武装部院的窑洞里,又一次跳上文学战车,“全副武装”地披甲上阵,启动了《平凡的世界》第二部初稿的创作工作。路遥的工作室是在吴起县武装部院子一孔很小的土窑洞。吴起县本身在黄土高原腹地,这里昼夜温差大。陕北的土窑洞具有冬暖夏凉的特点。具体到这孔窑洞更是出奇地阴凉,达到了沁人肌肤的程度。虽说当时是三伏天,但为了驱走寒气,确保创作的顺利进行,路遥不得不在三伏天里,每天生一小时火炉。好在他这位从小在陕北农村长大的作家,这点苦根本不算啥。
路遥在窑洞墙壁上贴了三张自己炮制的“草图”,桌子四周摆满了随手都要用到的资料。因为有第一部创作的经验和深思熟虑的思考,路遥在第二部创作时思路更为顺畅。他严格按照创作第一部时建立起来的工作规律,完成额定创作任务,有时因创作忙误了县招待所的饭点,就简单用饼干或干馍充一下饥。好在他能吃能睡,打起呼噜来震天响。路遥也以此认为自己身体好。殊不知,呼噜声是身体出现问题的信号。路遥多年来养成晚上熬夜、中午起床的习惯,是把别人的中午当作自己的早晨。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作息方式,尽管对路遥的创作是高效的,但也是极其有害的。加之饮食与营养的不规律,就是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这种消耗。在第二部初稿的最后创作过程中,路遥明显地感到自己身体变化呈加速度状态,苍老许多,走路速度力不从心,眼睛仍在发炎。
在大雪纷飞中,路遥回到西安。他走进借用的小屋,点起蜂窝煤炉子,在小屋里誊写起《平凡的世界》第二部。1987 年春夏之交,路遥几乎每天都在那间黑暗的“牢房”里奋战。昼伏夜作,过度劳累,营养缺乏,包括妻子林达在内的许多人都劝路遥纠正“不良”作息时间,但路遥不听这些。他经常是在忘情的写作中忘记吃晚饭,常常是拖到晚上10点左右,才跑到离省作协不远处的大差市夜市上,找一家摊位狼吞虎咽地吃一碗面或者一碗羊肉泡馍什么的,然后再回到房间工作。还有些时候,他因为太投入了,一看表已经是晚间12点多了,夜市早已关闭,又无处寻觅食物,他只好硬着头皮敲门到同事家中讨两个冷馒头一根大葱,凑合着充饥。
原先强壮如牛的路遥在第二部抄写的最后阶段,身体开始生病了。写到第二部完稿时,他忽然吐了一口血。经过医院检查,医生告诫他必须停止工作,才能延续生命。但路遥是不惜生命也要完成《平凡的世界》第三部。
 

 
路遥坚决不住院,而是通过吃中药的方式化解病情,并有好转。1987 年10月下旬,路遥住进榆林宾馆,开始创作《平凡的世界》第三部,他不想给世人留下一部残缺的长篇小说,路遥要进行一次生命大冒险。1987年11月,路遥因文学创作成就突出被陕西省劳动竞赛委员会授予省级“劳动模范”的光荣称号。路遥的创作也进入状态,上午10点左右开始进入阵地,到下午四五点或者五六点休息,完成四五千字的写作任务。如果任务当天完不成,夜晚就要开夜车。
路遥在这次“攻坚战”中尽量不熬夜,因为身体条件已经不允许他这样做了。除了创作之外,他还有一个恢复身体的任务。榆林宾馆的条件好,伙食也不错,路遥在这里天天都能洗上热水澡,能吃到较好的饭菜。《平凡的世界》第三部创作到后期,作品中的每个人物都有顺乎自然的结局。但写到后面,路遥的体力和精力明显一天不如一天。朋友们劝他休息上一两天再写,可路遥回答得很坚决:不行!
1988年1月27日,路遥身体几乎在虚脱的状况下,终于完成了第三部的初稿。春节刚刚过后不久,路遥又一次投入战斗,开始修改与誊写工作。他的主战场又移到作协大院那间借来的房子。路遥还是按照他的作息时间运转。中午起床吃饭后,到工作间的第一件事就是生上蜂窝煤炉子,在暖烘烘的环境中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路遥的这次抄改工作更加认真,他甚至感觉不是在稿纸上写字,而是用刀子在木板上搞雕刻。1988年5月25日,终于完成了第三部的修改工作。
路遥的工资不多,稿费也没有人们想象的高。而路遥抽烟凶,又喜欢喝咖啡,这两样的开支不是小数。他还要承担抚养女儿的家庭责任,也必须承担资助清涧与延川两处老人的基本义务。路遥基本每月都是囊中羞涩。当《平凡的世界》第三部交稿后,路遥想做生意赚钱。1988年秋,路遥打电话给正在西北大学作家班上学的作家海波,商量一块合作做生意卖牛仔裤,要海波出面在西安登记一家店铺。当时海波一门心思想当作家,断然不接受这件事,反而认为路遥小看自己。卖牛仔裤的计划黄了,路遥还设想开家大餐馆,想搞个运输队,想在陕北办个牧场等等,生意没有做成一件,但写“有偿报告文学”的事情路遥却参加过。他也是尘俗中的人,也要穿衣、吃饭,也要养家糊口啊,因为“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路遥因积劳成疾,酿成大病,家庭出了问题也是一个原因。路遥与林达的婚姻,注定就是一场悲剧。路遥是大男子主义者,具有陕北男人的许多优点与缺点,而不像上海男人会体贴爱人,会精致地生活等等。路遥妻子林达是北京知青,但是上海人的基因。两人的结合,看似美丽,实则要跨越或说相互隐忍相互理解不少东西才行。早在创作完《平凡的世界》第二部、身体出了问题之后,家庭就亮起“红灯”,林达提出离婚,但路遥坚决不同意,再到后来,路遥家庭出现长期冷战,夫妻之间形同陌路。林达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性,性格开朗,文采很好,做编辑工作。
1991年3月,《平凡的世界》荣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评选范围是1985——1988年间发表的长篇小说。12月31日,路遥获陕西省人民政府颁发的“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荣誉证书;同时获得国务院颁发的“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荣誉证书,并开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进入1992年,路遥身体更坏,情绪变得越来越忧郁了,他的生命进入倒计时状态。8月6日,路遥病倒在延安宾馆。8月12日,入住延安人民医院。9月5日,由延安乘火车回西安,转院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11月17日晨8时20分,路遥终因肝硬化、腹水引起肝功能衰竭,生命之钟停摆了,年仅42岁。
1986年西安市作家协会中秋茶话会上,在介绍“钢凝”我这个新入会的会员时,路遥看了我一眼,这也是一种缘分吧,我会永远铭记。他人虽然离开了这个纷扰的平凡的世界,但他通过作品承载的灵魂却永存!
 
2015年8月15日  北京亚运村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