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行于天地间
2013-12-31 09:30:29 来源:东光县文联大奖赛 作者:谭忠玉 【 】 浏览:516次 评论:0
    在东光县南霞口镇,有一个名字家喻户晓,他不是什么恩泽一方的优秀官员,也不是什么惠及草木的爱心富豪,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他叫张玉信,一个在毛泽东思想哺育下成长起来的教师,一个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光辉精神感召下成长起来的教师。他从1971年走上讲台,为自己心爱的教育事业,兢兢业业地工作了40年,获得过数不清的县文教局及县政府的奖励。2007年,他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2010年,他被评为“感动东光的十大杰出人物”。
    人们曾这样形容他:张玉信老师就是南霞口镇中学的一面旗帜,这是一面爱生如子的旗帜,这是一面爱校如家的旗帜,这是一面忠实于自己教师称号的旗帜。40年来风风雨雨,爱岗敬业的事,我是怎么讲也讲不完的。我只能写出我亲耳听到,亲眼见到的一些往事,尤其是我与他共事20年来的一些学校生活片断,亲爱的读者,请恕我的笔拙,原谅我吧。我是一边写一边流泪的,也许你会问:“张老师现在退休了,身体健康,生活幸福,你流的哪门子泪呀。”别误会,我的泪总是不住地流下来,我是在想,这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我们到底能不能传承下去,对得起他们。

1、“铁人”绰号的由来

    请注意,我这里用的是“绰号”,而没有用“称号”,因为“称号”往往是上级赋予一个人的光荣的名称,一般是官方的,我不敢这样用,而“绰号”是我们民间的叫法。在南霞口镇,一提“铁人”,许多的老百姓,都知道指的是张玉信老师。
    我与张老师的初识是在1986年,那时候我在丰果小学教学,有一个事情,我非常纳闷:不论是开大会,开小会,只要是有东塘中学的校长发言,总会提到一个名字:张玉信。说他风雨无阻地准时到校,说他课余时间给学生理发,说他批改学生作业如何如何认真。学生们在作业本上写出一个证明方法,他也许给再补充上一个,甚至是几种方法。结果,他的批改比学生写在本子上的过程还多。那时,他是一个班的班主任,教数学,还带着体育课。
    他教数学,培养那些数学谜。还教体育,课上得十分生动。他带的篮球队员,在四里八乡,小有名气,不用看别的,就看他常常随身带的小黑板上的那一个个图,画的都是篮球队员的站位。人们原以为只有电视上有这样的教师,原来,大家身边就有。
    一个人要多么优秀,要大会小会地提呢?会是真的吗?我想,该不会是那种“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的吧!
    有一天,乡文教室在丰果小学全体教师会,我有幸第一次与他见了面。
    那是9月份的一个星期六的早晨,我与王运申老师一起在院子里布置会场,全镇的老师陆陆续续地来了,自行车是散放着,没有安排固定的位置,都是散放在会场周围的。
    “看,张玉信来了,你不是早想看看谁是张玉信吗?”王老师对我喊。
    远远地,我看见一个人从远处飞快地把车子骑进了门,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哪像老师呀,没有一点文质彬彬的样子,倒像个农村的愣头青。别人都是静静地下了自行车,把车子推到旁边支好。那你看他呢?
    他骑进门来,双手一撑车把,猛地向前一推,全身腾空,从自行车后面跳下来,根本没有人们那般斯文的样子,然后,一只手抓住车子后架,猛地往前一推,嘴里喊道:“走——”,然后,车子自己向前冲去,冲出有个20多米吧,破车子爱倒在什么地方就倒在什么地方吧!
    大伙都笑了。七嘴八舌地打趣:
    “玉信,你这是练的什么功呀!”
    “铁人就是铁人,看,放个自行车跟别人也不一样。”
    “就他个人敢这样下自行车,别人哪敢呀!”
    我定睛看了一下,他约摸三十四五岁的样子,黑红的脸膛,头发像直竖着的钢针,好像每一根头发都充满了力量,再看那眼睛,他看人好像不是通常观念的看,而是瞪,眼一睁,就是瞪着的,看人就是瞪人,特别有精神。走起路来“噔噔噔噔”,都能踏出声来,虎虎生风,仿佛能把身边的空气也能振动起来一样。声音更是响亮,仿佛不会小声说话似的:“你们要愿意练,就用我的车子练去!”
    大会就要开始了,老师们落了座,王运申老师给我讲解了“铁人”绰号的来历。
    有一年收割麦子,(那时候,还没有收割机。)就是一家一户用镰刀割。张玉信家里有两个孩子,妻子身体不好,村里有的人想看笑话:“看你麦子怎么往家弄。”
    张玉信老师呢,白天的课该怎么上就怎么上,晚上,他吃了饭,也不声也不响,带上点酒带上点菜,带上点水,就下地了。他不让妻子下地,让她在家照顾孩子,连个亲友也不叫,他就下地了。
    第二天早晨,奇迹出现了,张老师家二亩地的麦子,一根也不剩,都到了麦场里了。要知道,这些话,得是大白天,三个人的劳动量呀!
    那一年的麦子,硬是他晚上收到家的,学校里的课,硬是一天也没有耽误,一节课也没有少上,而且还替别的老师多上了课。在村里,他家的麦子收到家里放在囤里的最早。
    从此,人们服了,“铁人”这个绰号在村子和学校里传开了。

2、雪地上的一道风景
 
    91年,我到胡集中学任教了,94年,塘上中学也并到了胡集中学,我们成了同事。
    成为同事的第一天,我就想和张老师论一论长跑。
    我有过十多年不间断地长跑锻炼,每天都会风雨无阻地跑上十里地,心想,就算是输了,也不至于太丢份吧。
    有一天周六,我们在学校值班,这下,我们能好好比比了。早上,我们早早起了床,出了校门,那时,天还没有大亮,周围很静。
    “咱们围着王交跑上一周就回来。”张老师说。
    王交是我们学校东南的一个村子,围着村跑回来,有十来里地吧。
    “行。”我的话刚说完,就冲了出去。先赢上两步再说吧。
    我都跑了二十多米了,回头望望,看着张老师还在那里溜达,根本没有跑的意思。
“不可轻敌呀,你不跑我跑,先赢了你再说。”我还是提醒我自己,脚底下加了速。因为早有耳闻的原因,所以,不敢有一点的侥幸。
不一会,听到耳边有风声,“呼”的一下,张老师从我身边冲了过去。
我想,我比你小十几岁,咱走着瞧,不,咱跑着瞧。
跑呀,跑呀,我们才跑出三里地,张老师已经落下我几十米了。他在前面跑着,甚至回过身来倒着往前跑,一边跑一边喊:“快点,快点。”到终点时,我已经累得不行了,气不够喘的,而他早已经歇好了,什么事没有发生一样。
我是服了,听说,张老师曾经对学校里的其他几个体育老师叫过个:“咱们比赛,2000米,我个人的,你们接力。”几位老师没敢应战。我想,从那一天我的情况来看,他们是明智的!铁人,就是铁人,你看,他五十岁时,在操场上与学生们跑步冲刺时,一边跑,一边喊的那股劲。学生们着迷地喊着:“子弹头,子弹头。”
我想,其他体育老师跟他跑,也是白跑。
跑不过他,就比乒乓球吧。我还是不服。
他答应地很快,也很爽:“一局决胜负。”
我说:“一局怎么行,胜负有太大的偶然性了。”
他说:“是一局决胜负,但这一局是100个球。谁先打到100谁胜。”
原来如此,我们暂且称之为“张玉信”乒乓球决胜规则吧!
刚一上场,他连削带打,小小的白色的球在他的拍下好像使了魔法一样,让人眼花缭乱。50个球下来,我的战绩还是在个位数。
“算了吧。我投降。”我说。
我接着提议:“比象棋。”
他说:“比就比。”
在棋盘前,形势大变,在我看来,他每走一步,都是向俘虏迈近一步。没有多久,他的老将就被困在帅府里,被我围得水泄不通了。
“投降吧。”我轻轻地说。
没有想到,惊人的一幕出现了。他竟然把老将从九宫里请了出来,仿佛是一个老皇帝,士兵们打尽了,自己冲出了九宫……
我赢了,他乐了。
我想了想,我想的是赢,而他想的是畅快淋漓地享受搏斗的乐趣,我觉得,我不是赢者。
而他却是在生活中尽情享受奉献的快乐的永远的赢者。
有一次,县文教局在我们所在的学校东光县南霞口镇中学举行的一次送课下乡活动,好几个乡镇的老师来听闻名老师课。下课的时候,老师们课间休息,大家站在实验楼二楼上,正好,能看见张老师上体育课,他在带着同学们跑步。
一个于桥的老师在我身边,我向他介绍说:“看见了吗?带着学生跑步的那个就是张玉信老师。冬天的时候,每天早晨都是五点半赶到学校,来领运动员跑步。同时,他还担任两个班的体育课,又是学校的图书管理员,是学校体育教研组的组长,还负责保管学校的体育器材,另外,他还负责老师们的考勤。”
这位老师感慨地说:“这样的老师,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当模范教师,我们心服口服。人家这个全国模范教师是干出来的,我们没有不服的。像这样的人,不用太多,一个学校,只要有上那么两三个这样的老师,学校的良好风气就能带动起来。因为,别人看了这样的老师,要是不认真工作,会心中有愧。”他,说出了一个普通教师的心声。
要知道,对于张老师,这样的日子,不是一天,不是二天,不是一个月两个月,他工作量大的时候,甚至比这还要大。四十年风风雨雨,四十年赤胆忠心,问天下情为何物,直让人一辈子相许?
当所有的老师还没有到校的时候,你就第一个到校了,不论天气多么恶劣,风有多狂,雨有多大,你都得第一个到校,因为只有你到了,老师们才能开始记录考勤。放学了,当所有老师都走了,你也不能走,你要核对一下这一天的考勤,看看有没有特殊的情况。咱不说别的工作,就这一项,谁试一试,一天,二天,您到底能做到第几天?
有一次,下起了大雪,他是第一个到校的,他是从家里跑着来的,而且,每次下雪,他都是跑着来,有时,遇到来上学的学生,学生们就为他叫好。
大家一起喊着,笑着,来到了学校,仿佛那恶劣的天气,是赠给他的礼物一般!
他成了雪地上的一道风景,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学生,多年来人们一直不忘这件事,我只是想,而今他退休了,这道风景就永远消失了吗?
其实,当老师的,不论走到哪里,都应该是一道风景。因为,这是由我们的职业性质决定的。因为,学生们往往会寻着我们的样子去走他们的人生之路呀!
我亲爱的读者,您是怎样的一道风景呢?

3人心都是肉长的

人心都是肉长的,想想看,一个学校里,常常有这样一个身影出现的时候,有谁还好意思不好好工作呢?
那是一天冬天的傍晚,放学好长时间了,天已经很黑了,我在学校里住着,没有回家。
“张老师,你怎么又回来了?”我看见张老师他又回来了,便问他是怎么回事。
他跳下自行车,说:“放学时,不是停电了吗,当时,我也不知道办公室里的灯是开着还是关着,回到家之后,想起了这件事,所以又回来了。”
我听了鼻子顿时一酸,在我们的校园中,听到这样的声音,真是我们学校的骄傲。我不能用录音机录下来,但我能写下来,我也能传下去。
当时还没有来电,张老师把灯泡拧了几下,这样才回去。
我把张老师送出校门,回来,心里还是久久不能平静。想想吧,当时,他已经有50岁了,是那样的晚,从他家的穆庄到学校又不是很近,光转弯就好几处。就算他不回来,就算来电时办公室的灯亮着,我想也不会有人怪他的。学校也不缺他省下来的那点电费。但他还是大老远的跑来这样做了。
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大事,这点小事就总是让我觉得感动。张老师做的这件事,看起来是这样的小,但是,在我看来,却是那样的不平凡。如果我们人人想着集体,那么,我们的中国梦何愁不能实现呢?
张景春校长曾经这样评价张玉信老师:“什么叫不平凡,把平凡的事做好,就叫不平凡。”
也许有的人会说;“等下星期,我下了班专门等着停电,然后我回家,再往回跑。”不是的,其实,一个人要是真正的爱着单位,爱着事业,身边就会有做不完的事。一个人,要是对学校真正有了感情,你一定会觉得,那里的一草一木都值得你珍爱。
那是六月的一天,下起了雨,开始并不大,淅淅沥沥的,我正在操场上与几个老师商量一个数学题,我们在地上画呀画呀,因意见不一争得面红耳赤,最后,决定让张老师参与讨论。因为,张老师不禁体育好,而且还是个数学迷。我们正说着,不一会,一阵大风过后,云墨一样地涌来了,顿时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雨来得突然,好像专门冲我们来的一样,从操场跑到办公室,我们的身上都淋湿了。
“看,张玉信老师,这是干什么?”一个老师喊。
我们刚跑到屋里,张玉信老师却拿来铁铣往外跑,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你回来。”我们在办公室里喊。
他笑着冲我们喊:“我让老天帮我平平操场。”
其实,土操场已经很平了,但是,张老师总是不满足,一有空,他就平平这里,平平那里。这回下雨了,他觉得,仿佛老天也在帮他的忙。因为,下雨的时候,最能看出操场上哪个地方不平。
他披上一块塑料布,拿着铁锹,平平这儿,平平那儿,有的地方做一个记号。我们在屋里干着急,没办法,连个铁锹都没有。雨来的快,去的也快,那年天干,没有多长时间,操场上的水就渗干了。张老师抓住了这点滴的机会,也要把操场平的更好一些。
想想吧,那些大城市的操场,上面也许有塑胶跑道,那仿佛是用人民币铺成的。但是,在我看来,我们的土操场,是世界上最好的操场,比起城市的塑胶跑道一点也不逊色,因为,这里是用我们老师的心血铺成的。在那个地方一站,会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幸福!
97年秋,县里实行无偿献血,张老师在我校第一个报了名。当时,他的孩子在沧州有事需要父母前去,他向妻子撒了一个谎,让妻子一个人去了。按规定,献血的老师可以有一个星期的假期的。
那是下午第三节刚下课,我听见汽车喇叭的声音,原来,是汽车把去东光县医院献血的张老师接回来了。
“回来了,张老师。”我一边迎上去打招呼,一边打趣地说:“谁输到你的血算是造化了,准会从病床上上不自觉地蹦起来。”
他一边走下车,一边问:“几点了?”
我说:“这不,刚下第三节课,就到课外活动了。
“是吗!”他回头对司机师傅说了声:“谢谢,回头见。”便像办公室跑去。
“咦。他到底是献了血,还是没有献血呀。”我心里想,看这脚步,还是那么稳。
“嘟——”一通口哨声,从操场上响起来,是那要的嘹亮。
“体育队员——集合。”他一边吹哨,一边冲着教室喊。我有点糊涂了,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运动员们,一个个从教室里出来了,他们很快在操场上集合起来。
这时,赵汝良校长从校长室出来,这一幕,是正好看了一个满眼。他连忙冲上去,冲着他喊:“你不要命了,快去休息。你的队员,今天,我给训练。”赵校长上前抱住张老师,硬是把他从操场上拖回办公室。
200CC的血,倒在碗里也有小半碗了吧,那种情况,他就是往操场上冲,想想看,我们学校的体育能不行吗?这就是我们老师的亮剑精神。他当我们学校体育组组长的时候,每一年的体育中考,我们的学校学生上场了,跑得就特别棒,文教局一个领导说:“一看就是胡集的。一看就是张玉信的兵。”
有时候,我也在想,张老师,他这样的工作,他的动力从哪里来呢?
我的结论是两个字:信——仰。
有信仰的人可以把苦变成乐,可以把劳累变成轻松,可以把磨难当成机会。现在社会上有的人,不缺钱,但是,他们没有了信仰,便显得麻木,疲倦,痛苦,失望。
张老师一定在想,我去献血,只不过流了半碗血,而那些革命烈士,在战场上跟敌人玩命,哪是半碗血的事呀!
每接一批新的学生,张玉信老师总给学生们讲起先烈们的英勇事迹,我想,在那里,他首先自己找到了一种叫做信仰的东西。
我们应该寻找到那种信仰呀!
他最爱讲抗美援朝中,中国人民志愿军那种气壮山河的事例:
就说上甘岭吧!空前惨烈的上甘岭战役,创造了至今为止人类战争火力密度的最高纪录:在不足4平方公里的阵地上,所谓的“联合国军”倾泻了190万发炮弹和5000多枚航弹,最多的一天落弹达30万发。阵地上草木荡然无存,随便抓一把土,里面能数出二三十个子弹片,一截不到半米的树干上,能有几百个弹片,一面红旗上,留下上百个子弹孔,山头被炮火削低两米,化成一米多厚的粉末……在这样的常人难以想象的火海和弹雨中,钢铁般坚强的中国人民抗美援朝志愿军捍卫和张扬了这个古老国家的尊严与荣耀,美国鬼子不能从这里前进半步!
当我们的志愿军战士,穿着单薄的衣服,从雪地里冲出来,梦幻般地出现在美国鬼子面前时,我们在向世界宣告:我们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在他的班会上,他常常这样对学生们吼道:
“在战争年代,能出生入死是英雄,在和平时期,中国人在卧薪尝胆地奋斗,做为学生,能掌握先进的科学技术就是英雄。我们的头上没有炸弹,我们的脚下没有地雷,我们用不着跟鬼子玩命,不就是把那几个难题给拿下来吗?中华魂不灭,中国梦才有实现的可能!要想实现中国梦,那就请我们先找到中华的民族魂。”
毛主席曾这样教导我们:成千成万的先烈,为着人民的利益,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让我们高举起他们的旗帜,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
这声音依然在中华大地回荡,在激励着一代一代的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是的,像张老师这样爱岗敬业,他的信仰是什么呢?是伟大的共产主义信念,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是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的热忱。正是这种理想信念与追求,才使他的工作是那样的让人感动。
人心都是肉长的,在我们的身边,有这样一个人,我们的老师,我们的学生能不感动吗?

4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张老师管了那么多年的考勤,也有领导,也有老师,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不论给谁记过迟到早退,就没有一个敢跟张老师叫板的。为什么,因为他正。
有一次,一位副校长与几个老师来晚了,晚多少呢,也就是不到一分钟的事,绝对不到1分钟。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学校早晨签到时间是七点零五分到七点二十,这一次,这几个老师走进校门的时候,是七点二十整,到了签到值班室里,就过了几秒了。张老师为他们写上了迟到。
老师们一脸地苦笑,但纷纷表示,没有任何异议。
有一次考试阅卷,张老师阅得细心,而且别的老师阅完自己的题想帮他,他不让。他说那样标准不统一。这样全组的老师等他一人,但是老师们心悦诚服。一个字:服。如果别的老师这样,说不定就会有急的,全组的人等你一人,完不了事,帮你还不让帮。但就是因为是张老师,老师们没话可说。还是那个字:服。他们知道,那是张老师他仔细。他心疼孩子们,哪怕有一个得分点,他也不马虎。
有一次教育部要到我校调研学生身体素质,提前发下了许多的表格,让体育教师们测试填写。
我看了一下那表格,成千上万的数据呀。
每一个学生,有身高,体重,肺活量,800米,1000米跑成绩,立定跳远,历年的学校运动会记录等等。
张玉信老师是体育组组长,每一页上都要签上他的名字。
不久,问题出来了,学生们的跑步成绩达不到教育部的标准。怎么办?南霞口镇中学的体育不是行吗?数字一出来,你怎么说?
这时,一位老师说:“咱们这可是代表东光县呀!要不咱把这数字改一改?”
“这样吧,”另一个老师说道:“咱把那些生病的学生的成绩往上提一提,理由是,病好了,成绩自然会上去。这个理由看上去很充分。”
张老师非常生气,他斩钉截铁地说:“每一页上都要签上我的字,我要对上级负责。数据要100%的准确。学生的体质是锻炼出来的,不是老师高抬贵手抬上去的。那样还不如把学生的数据都改成优秀,对人家说,这些学生会炼成这样的成绩的。”
他说:“教育部往我们学校来调研,不是看哪个县哪个学校体育成绩好,而是,掌握第一手材料,为以后制定政策找根据,如果我们提供假的信息,对学生们也是不负责呀。我们哪一项不达标,我们练。并且,我们就是为了让上级找到学校里体育方面的不足。比如,每天一个小时的体育活动,有哪个学校能实在地做到?我们找到了问题,自己补上就对了。如果上级领导批我们,由我一个人顶着。”
教育部领导来后,对学生们进行了抽样检查,其中也查成绩好的,也查成绩差的,与上报的数据分毫不差。这样我们为上级研究农村中学生的体质提供了非常真实宝贵的资料,而且大部分学生的体质非常好,教育部调研人员给予我校体育充分地肯定。不但没有批评我们,而且还表扬了我们学校。
唉,真是让人后怕,如果当时把一些假的数据提供给上级,张老师退休前就会留下遗憾了。他这样正直,是没有人能让他留下遗憾的。
这就是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不,也可以说,壁立千仞,有欲则刚,这个“欲”就是让农村的孩子也能享受到一流的教育。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是呀,天地间的正气就是这样,有了它,人人都是受益者,失去了它,人人都是受害者。
谈到幸福这个话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有人叫嚣:人最悲哀的事是人死了,钱没有花了。有人唱和:人还有最最悲哀的事,人没死钱没有了。
其实,拜金主义有其根源的,那就是那个叫做鸠山的日本鬼子曾经贩卖过的一句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些无耻的东西,他们有什么资格谈论幸福与快乐呢?
大家想想看,我们的祖先在造字的时候,从很早就给我们启示了:
看,这个“悲”字,上面是非,下面是心,这分明是说,没有钱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人没有了良心,没有了进取心,那才是最最悲哀的事。
想想吧!张老师负责考勤,我们的考勤是全县最好的。他负责体育器材,我们的器材保管是最出色的。负责图书借阅,我们的图书借阅率是全县最高的。负责运动员训练,我们的运动员创造了许多的奇迹:有一年,在三中举行运动会,我们派出12名队员,有11人获奖归来。有一次,市里举行长跑比赛,我们东光县派出4名队员,我们校就选上了3人。这一切一切的成绩,还不是他有那颗心吗?
 
5不辞辛苦,行于天地间。

南霞口镇中学的体育器材室打开了,一位县文教局的领导与几个主管体育的专业教师出现在体育器材室门口。
“看一眼都让人要掉泪。”这位领导说。
看看张老师保管多年的体育器材!一件也不少。
把张老师保管了多年的篮球放在一起,你看上一眼就会感动。
现在,我们学校叫南霞口镇中学,之前叫胡集中学,最初,张老师是在塘上中学教学,塘上中学与胡集中学合并,他就来到了胡集中学。张老师在塘上中学教学时用过的篮球,他一直保存到现在。篮球坏了,他就粘一下补一下再用,有的篮球实在不能补了,他就在篮球里填上棉花碎布,然后再缝好,让学生们当实心球练习投掷。一年又一年,张老师保存的篮球,早的有1974年的篮球,这就意味着,有的学生练习的实心球,也许是他父亲当年上学时曾经练习过的。
当一个学生练实心球时,有人告诉他这个球是他父亲曾经练习过的,他能不感动吗?
什么叫教育,这个定义不是那么好下的,但是,我却认为,张老师的做法是对教育的最好诠释。这就叫教育。
如果没有对教育的一片赤诚,能拿得出三十年来各式各样的篮球吗?
张玉信老师的备课本打开了,这位县文教局的领导对随行的教师说:“你们看看张玉信老师的备课本,不用说别的,谁的数学、语文备课能这样仔细?”
老师们上前看时,真是吃惊。从教学目标到教学重点,从教学难点到活动器材的使用,从运动量的大小到每一个时间段的安排,每一项都计划得清清楚楚。而且,有的课时,他在备课本上,他划上一个小小操场,每一个小组在操场上的方位他都标注的非常清楚。正因为这样,他的课都十分精彩,学生们不仅锻炼了好的身体,而且纪律性也明显地增强。在他的课中,我敢于保证,从来就没有一节放羊似的课,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得到了学生们发自内心的爱戴。
我曾经建议,我们的学校把张老师的备课本,放到我们学校的德育展室里。为什么呢?用一个文教局领导的话说:张老师的体育备课,比有的数理化老师的备课还要详细。
我觉得,天底下,许多东西是可以复制的,但是,有的东西,永远也不能复制。比如我们的良心,这是不能复制的。在我看来,当一个人把他的良心放在天平上,不论另一端放上什么东西,都不会比良心这一端更重。
为什么呢?我们大家不妨伸出左手,用右手在上面写一个字看看:正。
正直的正,正派的正,正大光明的正。那么为什么这个字这样写就叫正呢?我们的祖先在造字的时候,已经为他的儿女指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一个人走路,要走光明大路。
看看这个字吧,上面这一横,指的是一条路,一条光明的路。下面这个止,代表着我们的脚。古代的字还有一种写法,是上面一横,底下是一个足。与这个“正”字是同样的道理。
走一条正道,多一些正气,一个人有了正气就会浑身是胆。
2010年11月5日上午,南霞口镇中学隆重欢送全国优秀教师张玉信老师光荣退休。欢送会上,有文教局领导,有全校师生,有他过去的老学生们。文教局领导张守强同志用两句话对张玉信老师40年来的工作做了高度的概括:道无形,却经风雨传千载,积重如山;师淡泊,皆是灰尘披两肩,备受人尊。
6中华魂不灭,中国梦就能实现
老师们,张老师做的事太多了,我怎么讲也讲不完。比如,他用自己的拖拉机,拉着运动员去比赛,学校里想给他一点油钱,他说什么也不要。比如,他用星期天,为学校的树打药,全身都湿了,一直打到天黑,从来不要一点报酬。太多太多了,我是没有办法说完的。
张老师他这样做,图的是什么呢?在他看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其实,当有学生喊他老师的时候,一切都足够了。
“教师”这两个字,本身就代表着崇高的荣誉。德不近佛者不入此门,才不近仙者不入此门,体不似铁者不入此门,“教师”这两个字本身不就是世界上最崇高的荣誉吗?
送别张玉信老师的时候,我代表老师们说:“以后,我们学校的老师会经常去看你的,我们会以你为榜样的,我看南霞口镇中学的人会为你自豪的。”
张玉信老师说:“我做的是微不足道的,你们一点也不必那么敬重我。东光人最应该敬重的还是那些先烈们,那些共和国的建设者们。”说着,他送给我一本书。他说:“你以后,多给咱的学生们讲讲这些人的故事,让孩子们不忘本。”
我看时,是一本《东光英烈》。其中,有一页上,他折了角,算是重点,并且,在旁边,他写下了这样的话:东光人最不该忘记的日子。
东光人最不该忘记的日子?那是哪一天呢?这也是张老师常给他的学生谈的话题:
1943年4月27日,我们的东光县委县政府及县大队二连,被日本鬼子及汉奸包围于西大吴村。29岁的县委书记李光前,32岁的县长王哲壮烈牺牲,那一次牺牲的共有50多个干部战士,其中找王镇孟庄的刘庆东,县大队战士,他是1925年生,16岁参加革命,壮烈牺牲时,年仅18岁。
他们是那样年轻,他们的脚步是那样匆匆,一去再也没有回头。
我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多年以来,激励张玉信老师那样忘我奉献的,是这些英雄们的事迹。
中华魂不灭,中国梦才能实现。
你在哪里?我的英特纳雄耐尔姐妹。你在哪里?我的英特纳雄耐尔弟兄。真理的炉火,燃烧了人生,曾经的热血,投入最后的斗争。我寻找你,踏上英特纳雄耐尔之旅,我寻找你,相约英特纳雄耐尔之梦。坚定的信念,不变的忠诚,曾经的宣言,已经化作那歌声。让岁月铭记,让光荣作证,让我们的青春永恒。
天听得到,地听得到,那在九天之上的烈士的英灵能听得到,那“宁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共和国的第一代建设者们能听得到,那像张老师一样工作了一辈子,奋斗了一辈子的老师们能听得到我们这代人的中国梦:不辞辛苦,行于天地间。
没有惊天动地,但有兢兢业业;没有轰轰烈烈,但有默默奉献。张老师现在已经在退休,身体很棒,论起跑步,一般的小伙子还是跑不过他,他幸福的生活着。让我们祝他幸福!祝他青春常在。
后记:
我亲爱的读者,您一定关心张玉信老师他现在的生活,告诉你,他现在非常幸福,春节的时候,我和几个老师给他拜年,饭桌上,我问他:“跑步还行吗?”他说:“十里地跑下来,不会上喘的。”我们大家都高兴。平时里,他在家照顾生病的老伴,仿佛在补一下工作时欠老伴的情。他有时也看孩子,隔一辈疼人更亲切呀。家里还种了一些韭菜,他种的韭菜不上化肥,不打农药,看上去有黄一点的尖子。不如人家打农药的人家那样碧绿,但是,他的菜回头顾客多,有的人专门买他的韭菜呢!行情好的时候,他不加价,不起哄。行情不好的时候,他也不降价,因为,他有这样自信,正如他的工作。他的韭菜吃起来味就是不一样,哪能不好卖呢!要不有时候,让他送你一点尝尝吧。
在饭桌上,我向同去的老师们提了这样一个问题:
当张玉信老师早晨在柏油路上跑步,迎面轿车里下来一个他小时候的同学,也许当了大官吧,也许发了大财吧,那这两个人见面,谁更羡慕谁呢?
你说说看。
还有,我是含着泪,在键盘上一个字一个字敲下来这万把字的,已经修改了不下十几遍,我真害怕呀,我怕里面有一个事不是真的,我怕有一句话不是发自我内心的,那亲爱的读者,尤其是现在您还在教育的工作岗位上,能不能也像我一样真诚,您能发生内心地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张玉信老师,会是教育界最后一道风景吗?
是呀,还有人为了省点学校的电从家里摸黑赶往学校吗?还有人为了垫平操场下了雨往外冲吗?还有人为学校里的树打药从早晨干到太阳偏西,全身都是药水了,连个工钱也不要吗?还有人献完了血,还往操场上冲吗?还有人为了批好试卷中的一个题,让全体老师等着他吗?还有人义正辞严地宁肯挨批也不改那真实的数字吗?
我亲爱的同行们,我的眼泪已经干了,我为什么流那么多的泪,我就是怕呀,怕张玉信老师会成为教育界最后的风景!
我亲爱的同行,我想再问一遍:张玉信老师会是教育界最后的风景吗?
我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在东光大地回荡,不,是一个个声音在东光大地回荡:
不会的,因为,有我在。
不会的,因为,有你在。
不会的,因为,有我们在。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认家(小小说) 下一篇存钱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